好好爱自己比什么都重要,为了一个根本不喜欢你的人浪费时间真的不值得,他只是把你当工具人使罢了,清醒点,恋爱脑,妈的僵尸都不吃 :blobcatgay:

浅浅记录一下恐惧吧:
下午四点多遭遇居委会上门疯狂敲门,我以为是楼上住着的瘾君子药瘾发作在楼下发疯。一没有实现打电话通知,二没有报上自己来自哪里,就只是疯狂的敲着门,吼着没有人能听得懂的话(不是普通话,也不是地方方言,更不可能是外语),吓到了也没敢开门,只是下意识拨好110。
后来过了很久才和邻居沟通才知道只是楼道的卫生需要各户统一清理,搞得我以为是以上海为典型的疯狂基操一下子席卷到南部十八线小镇。
还记得前几个月以及20年的时候,因为情严重,租赁的店铺所在的村委直接把主要干道拦腰封禁,也不管是否影响城市道路,只是“这公路经过了我们村”,就直接用横隔板设卡,挨家挨户调查居住人口数,从事的工作以及出行的时间…
也想到为了庆祝解放的日子直接关闭所有的运动场所,只有一纸禁令,没有其他多余的解释。也是一个多月以后,熟识的运动场所的老板靠着关系多方打听才知道禁令已经早就解除,只不过一直没有公开相关文件。大家就这么提心吊胆的,宁可阵痛损失一个月的租金,也不敢大声说话。
更不用说那些疯狂的城市过去、现在乃至将来发生的事情了 :ablobrollingeyes:
我逃不出去了。

我发现我逐渐成为温水里的青蛙,当我发现一切都不对劲的时候,我却还在往体制里钻,丧失了正常学习的能力。

恋爱恋爱迈不出去第一步,学习学习考试失败,工作工作找不到,在家在家天天被念,艹!

有一年中厂实习经历的我收到的offer和延毕的舍友一样(没有说我舍友不好的意思,只是想说明hr基本都不咋关注这些,亦或是学历和厂牌加权下来还是太低了),证明了我累死累活一年的工作经历就是个屁:ablobnervous:

死直男离我远点好吧。

btw,我想有一天,我可以骄傲地披上彩虹旗,自信的走在大街上,在花车上和人接吻:blobcatpride:

永远不要加入任何非必要的群聊,理由如下:

一,因言获罪,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要杀死你,举报你,让你丢了工作,害你被关进监狱。我认为我无罪,我师出正义,甚至应该受到嘉奖。

二,表情包获罪,哪怕是最轻微的调侃或是涉及版权的表情包也不能下载,通通转存藏起来。

能润尽量润吧,在这个全民举报的时代,单就我个人的简介来说,足以在这片土地上被枪毙八百回。

事情从在一群聊说到“某人(仅用人称代词“他”)无视全人类的共同利益”说起。

每天上网看看有什么出国务工的机会🌎

uu们提供了很多润的思路和方法,可是 :ablobeyes: 对于和我一样甚至是太贫民的uu们来说(年储蓄<1w|学历<本科),外企工作和出国务工或许是唯二合适的润的方式。

有出国务工的思路贴吗,网络充斥着很多的诈骗信息 :ablobdizzy:

想要看uu们的润的分享可以跳转@runrunrun

豆瓣鹅组等叕没了,
抖音因为个性同质化推荐越来越无聊,
微博也是噤声炸号、敏感事件删删删、娱乐八卦被控评、魔幻现实新闻太下作…除了每天点进去看一下几个最常关注的更新外,也就没什么值得网上冲浪的了。

真好,戒了社交软件。

除了学习和挖坟,也就很少上网了,挺好,增加生活的沉浸度

哈哈哈哈哈我的情绪一阵一阵的,没事儿 :pblobwizard2:

《我希望他们去死》

我希望我在这人间的生理学父亲去死,虽然听神婆说他没有毒,只是嘴喜欢念叨。可“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上的暴力和PUA,对于孩子们的性格养成起很重要的作用。可是我就想让他死,别脏了我自个儿。

我希望那些草菅人命的在位者去死,你可以为了仕途阿谀奉承,可无论如何,保障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应该是第一位的。我希望那些人去死。

我不知道这个世间是否存在着轮回,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不信则无,有的人说天使长得丑陋而恶魔长得漂亮,有的人说天堂禁欲而地狱尊重人的需求。

我希望他们去死,下地狱,可是又觉得便宜了他们,因为人家说人大多会去冥府,做着和人间差不多的事情。我又开始害怕冥间,没有日月,饿殍遍野屡见不鲜。呵,拿着卖白菜的价,操着卖白粉的心,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头也秃了,身材走样,感动了自己,不值当。

啊,我们何尝不是生活在这人间炼狱,在各种各样的处境里流转。

我恨,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也没有办法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自己。

我发现我成了鲁迅笔下的阿贵,我本就是阿贵。

想要发声,却担心自己的小号可能会被封禁,只好溜到这里不吐不快。

是啊,明明知道他们在逐渐剥夺我们求生的本能,反抗的代价就是粉身碎骨,也只能忍受着。曾经阅读那个十年的魔幻,我甚至相信我能够在那样的现状里苟活,可现在一个疫情就能够搞得人心惶惶,当初的红袖章现在变成了一个个居村委会、小区保安、甚至是穿上白色防护服的那些人,原本以为穿上防护服的都是治病救人的医生和护士、或是身先士卒为民请命的志愿者,可他们却像盲盒一样,你不知道防护服里的那个人,是天使,还是游荡在人间的恶魔。

心有余而力不足,成为网络空间的意见领袖原本是我希翼改变这个悲惨现状的、近乎零成本的方式,我还能够小心翼翼地游走在肆意的封禁条款的边缘。现在这是我唯一的小号了,完全把握不住管理员的心情,况且搬运图文还有回关确实也挺麻烦。

:ablobdizzy: 别人在和喜欢的人谈恋爱和做爱,我只能自己打飞机。
:ablobhologram: 没考上研,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疫情期间只能被锁在家,和喜欢pua的家人在一个屋檐下。
:blobcatpride: 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我要开始画涩图了。

姐妹们,希望你们接下来都平安无事。 :blob_cat_snuggle:

喊姐妹只是一个代称,之前学共产党宣言的时候对comrade上头,现在则是上野千鹤子。 :ablobcatheartsqueeze:

我会坚持每天嘟文都发表情,因为都很可爱 :pblobwizard2:

之前的嘟文好像没办法转公开耶,算了那就这样吧。

哦对了,如果我在这里发自拍啦,那就是我润了,或者是…没想到有比润更适合发自拍的方式了。 :ablobaww:

把嘟文打开啦,希望交一些同样神经病的网友😘

每天都在想帅气肌肉男的大鸡吧和蝻人真她妈的恶心之前反复横跳,以及“心动的怎么都是直男”还有“做零的话肛门会不会以后收不紧漏屎或者染上其他疾病”之间来回摇摆…唉!高质量独处对我来说好难吖,快三点了,要去健身房撸铁啦~

可以随意发布消息不会被禁言,就像拿掉脚上早已血肉模糊、溃烂到分不清是镣铐还是血肉的枷锁,却害怕被网络警察或现实者国安来查水表、被抓进去或者在家人朋友面前写检查被出柜。码字的时候熟练地用代码、拼音以及各种分隔符号来自我屏蔽关键词,这一段文字我反复删改了好多次,一个字一个字的检查文法,确认标点符号,虽然可能有点不大通顺的地方,但是确实感受到了语言文字的本身的魅力。第一条就这样吧,不是很习惯,慢慢来~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