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互攻党,本命 ,剩下的懒得写了等回坑再说
我永远喜欢!沉迷 手游ing
◆音乐剧 目前为了唱后者的歌在努力学德语
极端女德/terf/pinky等请自觉绕路,如果能顺手屏蔽那再好不过了
超爱鼠类 养猫狗党 会经常晒我家傻猫
对象是个顺直男。不秀恩爱会死,不搞黄色死得更快🔞

在补结城友奈是勇者,感觉这个满开的设定和魔法纪录的Doppel系统很像,变身表现上也很像,并且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我操你大爹的,想起来当初在志愿者社团里大家那么辛苦地科普艾滋病常识,每年搞同伴教育的时候都要一栋一栋宿舍楼地发宣传单,送纪念品送零食,最后也不一定来几个人参加。现在尼玛的官媒公开鼓励艾滋歧视,我看这国连人性都要倒退到公元前。

微博上有个tag叫被疫情偷走的两年。是被疫情偷走的吗?笑话。另外,官方通报武汉疫情死亡人数3869人,我只能说你在骗鬼。

这么想想说不定我努努力能把恐双发言变成性癖
下次上床让对象拿恐双语录当dirty talk,气死这帮恐双狗

显示全部对话

是这个世界把我变成抖M的,我要让整个世界统统变成大妓院!

显示全部对话

围观了一圈恐双男同发言,感受居然是:还好啦,你们男同战斗力不行,没有隔壁纯血女同骂得脏。
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 :ablobangel:

照片不是抓拍的。他真的就翻着白眼躺在那里睡……

显示全部对话

应该和台湾合排罗朱,中国的罗密欧爱上了台湾的朱丽叶,他们在舞会上相遇,两家是世仇。最后罗密欧因为“和台独分子恋爱,被台独思想毒害”,被半软禁,以“间谍罪”等待宣判。朱丽叶想办法为他获取政治避难,离开大陆辗转到灯塔国与她结婚,但逃离前夜,他们被深爱朱丽叶的表哥以“台独”举报给警察,最后罗密欧死在黎明的枪声中,朱丽叶得知消息,含恨自杀。剧终,罗密欧的尸体被拍下来,人民日报表示“台独不会有好下场”,在一片中国网民的“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叫好声中,两个年轻人的灵魂终于在没有ccp也没有仇恨的世界走到了一起。

第一反应:猫怎么死了?!
怎么能丑成这个样子就是说。

#论文导读 #老奶奶都能懂的论文导读
@mature

The major genetic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is inherited from Neanderthals
重症COVID-19的主要遗传风险因素遗传自尼安德特人

新冠患者的遗传程度与年龄、性别和某些基础疾病有关,但这些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不同人患病后的症状严重程度不一,于是遗传因素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在一项更早的研究里,通过全基因组分析,3号染色体上的一个区域被辨认出与严重COVID-19显著相关。

与3号染色体上严重COVID-19最相关的遗传变异(45,859,651–45,909,024 (hg19))均处于高度连锁不平衡中,也即是说这些长达49kb的遗传变异在人群中有着很强的关联性(r2 > 0.98),它们的共同出现并不是由于偶然的突变。如果我们将关联性的要求放低些(r2>0.32),这种“核心”单倍型(即一系列彼此关联、会一起遗传到下一代的遗传变异)的长度会扩大到333.8kb。一些这样的长单倍体曾是通过尼安德特人或丹尼索瓦人的基因流动进入现代人基因池的,这些已经灭绝的古人类曾于四到六万年前与现代人的祖先发生混血。这篇文章发现这两种变异都存在于一个欧洲南部克罗地亚约5万年前的一个尼安德特人基因组中。构成核心单倍群的13个单核苷酸多态性(即一个碱基变异导致的DNA序列改变)中,11个在克罗地亚的尼安德特人个体中找到,3个在两个十二万到六万年前西伯利亚阿尔泰山区的尼安德特人个体中找到,在丹尼索瓦人中则没有发现。333.8kb的长单倍型也与克罗地亚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相应区域相似。

通过计算,文章得出了这一长度的风险单倍型来自尼安德特人,而非来自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共同的祖先。因为每产生一代后代,基因都会进行一定程度的重组,所以单倍型长度越长,它进入现代人基因池的时间越近,而该单倍型进入现代人基因池的时间近于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分离的时间。风险单倍型与来自克罗地亚的尼安德特人的相应基因组区域更为相似,也符合克罗地亚尼安德特人相较阿尔泰地区的尼安德特人在时间与地域上更接近与现代人发生混血的尼安德特人的事实。

通过对“1000个基因组计划(1000 genome project)”中与风险单倍型所在基因区域的5008个单倍型进行分析,文章发现与严重COVID-19相关的风险单倍型与先前提到的三个尼安德特人基因组形成了进化枝,它们又与克罗地亚尼安德特人关系最密切。在1000个基因组计划所包含的个体中,来自尼安德特人的这种风险单倍型在非洲人群中几乎没有出现,这符合先前研究提出的尼安德特人与非洲人口的基因流动有限且很可能是不直接的。该单倍型在南亚人群中发生频率最高,约有50%的南亚人口携带该片段,在孟加拉国则有最高的63%携带率,其中有13%是纯合子;欧洲人群次之,约有16%的人携带;随后是美洲人群4%的携带率,更低的是东亚人群。与这项发现相符的是,在英国的孟加拉裔有着总人群两倍的COVID-19死亡率。

这种风险单倍型在东亚人群与南亚人群中频率的差异是不太寻常的,这篇文章给出的一种解释是:在南亚,这种单倍型受到了正面的选择,使它的频率升高;或者在东亚受到了负面的选择,如先前发生过的别的瘟疫,使这种单倍型的频率降低。但现在这种单倍型显然因为COVID-19受到了负面的选择。

这篇文章发表于去年7月,在同一作者12月发表的一篇预印本文章中,ta发现了另一与尼安德特人有关的单倍型可增加新冠重症的风险,而这两种单倍型在晚期尼安德特人——也即与人类产生混血的那一批——都很常见。这说明一个晚期尼安德特人如果活到今日,ta感染新冠后变成重症的可能性将会是现代人的4~6倍。

来推一个还没正式上线的游戏:《Little Witch in the Wood》
故事开场是一个小女巫去学院报道的途中列车发生意外,女主偶然住进了神秘森林里的一件小木屋,然后通过配制魔药帮助附近的居民。
萌啊,,,真真是我见过画风最可爱的像素游戏,萌死人家了 :ablobaww: 制作组还说⭐你可以在此寻找终身伴侣无论ta是否为人类⭐象友必玩 :ablobaww:
游戏正式版还没出但是demo已经有了,试玩流程大概是70分钟。虽然steam上显示只支持英语和韩语,打开demo就会发现它其实是内置中文的,那么将来正式版应该也是支持中文的! :ablobaww: 朋友们快来快来用美术超可爱的游戏demo治愈上班上学的伤痛,,,

#保定理工学院一学生坠楼
又看到一个传闻,说该校上头的集团董事长,也是河北省人大代表的周虎振,定期在该大学的女同学选美,强迫当陪睡秘书...
另外这件事看来是要沉了...

大家好!人家又来卖屁股了! 可以直接看图~~~ 

注意事项
1. 因为一些原因,价格进行轻微的上涨,变成了68/毛!
2. 一次性出图,一般来说不支持修改;
3. 需要排队所以不会很快出图;
4. 先出图后打钱,支持支付宝/微信,直接打钱也可以;
5. 请发给我清晰的全身猫猫图,头像的话半身也行;
6. 特殊的分辨率需求请说明,默认会按可怜的pad支持的最大尺寸出图;

黑毛一律盛惠八折!!只要是黑毛,统统50块!

以下是sample:
*一般来讲画完我都会发p站/推,如果不希望我发请额外说明(并且加钱);

我对内娱属于一无所知状态,所有人我知道名字的人,都不知道长啥样,更不知道他们干嘛了。所有八卦知识都来自于微博,基本上属于出什么事儿了,大到我关注的博主也在谈论。
于是今天,我看到的微博,就,让我处于一个疯了疯了的感想中。
他们一轮一轮的收拾艺人,除了李云迪,我真的谁都不认识,犯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不关心。但是这个博主说处罚的主体,有个惊怵的头衔:道德自省委员会。查无此人。没有成员,没有规章,没有成立日期,没有登记事项,什么都没有。然后这个委员会做出了封禁谁谁,砸人饭碗的决定。更惊怵的是,就执行了,貌似这几个人就从网络消失了。
目前有个有头衔的人,金盾影视中心主任,这是国家队吧,出来叫板这个啥协会的不存在的委员会,你们是谁?你们哪里来的权力?
这是“有关部门”的名词解释了吧。有关部门负责随便处理你,有关部门,其实不存在,但是,所有人就执行了,万一有关部门是个有关部门呢?魔幻到你被铁拳砸了,但是这个铁拳名义上,不存在。
另外,文革也是从收拾文艺界开始。不知道文艺界是做了什么孽,总是第一个被煮熟的青蛙。其他青蛙拍手叫好来着,让你们叫那么响亮。

请问各位象友:

有个朋友和我说小红书上有个账号(@亲猫舍予克)在虐猫,现在虽然那个账号被封了,但是似乎这人的行为并没有得到阻止,反而愈演愈烈,开了个新号继续虐猫。请问国内是否有什么举报渠道,可以有效阻止这个人的行为?目前似乎不知道这个人所在城市,只知道应该是在国内。

(画面很triggering,如果对此心理承受力差的请不要搜索该账号。我朋友给我发来截图的时候我其实就被trigger了...)

为什么突然把这些从微博搬到象上呢,因为上周末看到他把口罩两边的绳子拽掉了才扔掉,当时很好奇就问了一句,他说为了避免套在海洋生物身上害死他们。
今天早上扔口罩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件事,于是花了三秒把绳子拽掉了。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