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我分享一些土土歌,或者是基督教的歌,我通常会边听边笑然后再回复夸夸我爸爸,但是今天分享的没有土,也没有基督教诶,反而还是我真的当下会需要听到的东西。想爸爸。

我现在就希望快点开学吧,我要上班,让我有点正事做,让我没有时间去浸在社交媒体里。我真的需要忙起来才会不去一直想着“艹好痛苦我精心做了半年的事情就这么半路一下子变没了而且就算我再做我也被盯上了还是会被举报没,以前那些和我互动的人们也会很快把筒忘记,那个号最后就等同于没有存在过” 然后陷入痛苦循环。。。

这两天在整理还能找到的内容 光是科普图文就有20份 一百张左右 视频多到整理都整理不过来 文章和meme我真的都不敢数 我真的好不甘心 气死了😡

有失必有得!我今天的面试通过啦,上岸啦!

其实我做传声筒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在逃避现实,现在无可逃避,我就回归现实,只做自己好了。不在网络上发声,无法继续构建网络中的港湾,我就作为教育工作者,为现实中的酷儿孩子们发声,成为ta们可以看得到摸得着的港湾。

我现在对我自己取向为无双(又在无性恋光谱又在双性恋光谱上)的认同蛮自信,所以可以很好地去和别人讨论这方面的事情,哪怕别人的话不是很礼貌我也可以平静地应对。但是我对于自己非二元/半女性的身份,还并不是十分自信,同时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用ftx的标签来称呼自己,而且还没有整理好这方面的语言和认知。所以在被问及这方面的事情,我只要感觉到对方的用词中有点不够sensitive,我就很容易情绪激动,没办法完全冷静且理性地谈论和科普这些事情。

笑死 我在骂了jkr那个恐跨大傻逼后四小时内美美洗掉十几个(还可能更多)粉。感恩(*^_^*)

对不起又涩涩惹(推荐一个四爱人可能会喜欢的片) 

我真的推荐四爱人都去看长着大鸡鸡的trans女生dom爆炒顺男sub的片,咱们真的就是说起有种目不暇接应接不暇的感觉。真的好爽。我的dream body就是女主那样的。

传送门:twitter.com/vipbdsmporn/status

一些涩情东西 

就,打了女主的脸,然后像个狗勾一样去舔舔对方被自己打了的地方这个操作我真的第一次看到,真的太狗勾了

显示全部对话

一些涩情东西 

看了个有一点点稍微sm的片,男主是个英文说得不太好的大鸡鸡傻白男,就是很典型的硬汉外表,像个憨厚的大狗勾,和女主日的时候一直用脑袋贴贴女主的肩膀,眼睛一直在观察女主的表情,通过女主的反应调整自己的动作。脸和胸口都红红的,就是那种活脱脱大狗勾成精,狠狠干闷头干讨女主人欢心的感觉。就很乖乖s!女主也超级美味,叫声和肢体动作都让人感觉到她真的有享受其中。感觉两个人都日得好投入,好爽,这种明显就是consentual sex的质量还不错的片片希望多一点。

慢慢地我有了很多性少数友邻
可是我一个都见不到😢🚬

我因为别人不理解为什么我的性别与取向认同对我来说很重要而感到痛苦,也因为自己无法用自己真正的样子与外界接触而感到痛苦。

而这些痛苦在我亲密的人眼中是自讨苦吃,这就让我觉得更加痛苦。

我的确在被所谓的宗教教义压抑了近十年后,开始报复性地探索自己,报复性地去了解,也报复性地去发声。这个过程帮助我脱去了一层层束缚,摘下了一张张面具,让我得以作为我去认识我真正的模样。就好像,我被困在水底太久,现在终于挣扎着浮出了水面,终于能大口呼吸了一样。所以我贪婪地摄取氧气,就算因为剧烈的呼吸,胸口传来阵阵痛感也不愿意停下。

也正是因为我看到了我真正的样子,我喜欢我真正的样子,以我真正的样子去面对别人,会让我觉得很幸福很快乐,所以我会在每一次发现了一部分自我后,马上去和亲密的人分享。

我希望ta们看到的是我真正的样子,而不是我困在水中,折射在ta们眼中扭曲了的样子。

但这可能这在别人看来并不能感同身受,不理解我为什么要给自己贴上一张张标签,又打包进一个个盒子里。好像我突然间变成了与对方认识我时,完全不一样的存在。似乎是一场延期的叛逆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一样。

但我没有在叛逆,没有在自讨苦吃,没有在用标签和盒子给自己设限。我只是重新开始了那些在青春期被强行按下暂停键的探索,只是不得不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那些本该在那十年中慢慢进行的成长。

找工作好烦,和小时候的打工还不一样,那种“没错你就是个完完全全的成年人了,准备好以后的人生都要与工作作伴直到退休吧” 的感觉让我会忍不住想要拖延。。。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