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这张画创作于我尚且对自己属于什么还懵懵懂懂的时候,所选颜色竟与enby骄傲旗帜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ColaFaun 转嘟

“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的结局被预言了数年,真正成为现实时还是觉得很恍惚。直接的悲观的后果显而易见,但灰心之余也并非全然找不到生机。

事实上,主张推翻该案的声音从来都不只来自希冀彻底否定堕胎权的保守派一边,还来自如RBG大法官一样的堕胎权支持者——这一派认为,尽管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毫无疑问,但该案的论证思路经不起考验:它根据第五修正案“非法搜查条款”和十四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落脚于“隐私权”做二重推论,「这种曲折的长逻辑链条本身就十分脆弱」,让对该案的说理解释显得强行和虚无缥缈。

也是由于这种牵强的属性,该案“会被动摇”成为几乎命定的未来——作为其根基的“隐私权”本身已经成为公认的基本权利,不再需要此案的支撑也能得以维系。该案被自己作为说理根基的权利依据“抛弃”,就不得不面对“从最初就没有找准权利依据”的质疑。

怎样的权利依据才是更具说服力的?越来越多的声音主张,不必再蜷缩于“隐私权”的曲折保护下,而是要旗帜鲜明地承认“女性具有生殖自由”、“女性具有接受平等保护的权利”:「让堕胎权作为平等保护条款的一部分,而不是作为正当程序的一部分。堕胎权应该来自于对于男女平等的追求,对于消除性别歧视的追求,对于根除认为女性就应该成为母亲,并且她们都应该高兴成为母亲和承担母职这样的刻板印象的追求。」

因此,也许对于“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来说,“罗伊诉韦德案”本来就是一个并不牢固的依靠。只要它的漏洞未被填补,就永远有被攻击的机会,就永远风雨飘摇。如今被推翻的结局,尽管其动力并非来自“希望它变得更好更完满”而是“对它咬牙切齿”的一方,但终归是到达了同样的终点。但也应该看到,这种到达是用如此惨痛的、可能改变一代或几代人命运的方式。

到这里,最乐观的想法,最给人安慰的劝解是:不破不立。看到一条评论写道:「是时候丢掉这个已经破损的拐杖,去勇敢地登上本应属于自己的顶峰。」在这样漫长的痛苦里,或许有更坚固的盾甲,更锋利的武器,更坚定的决心。

今日一大进步:终于不是吃啥吐啥了!
身体快点好起来吧 :ablobcatneon:

ColaFaun 转嘟

药物 疼痛 

本来已经退烧了,舍友给我带感冒药回来,吃完药物过敏又开始发烧……
我的身体好难搞!!
有蚕豆病,但出生水痘+肺炎+心律不齐,一堆药物轮番上,也顾不得吃了会不会溶血,反正先稳住再说,最后没啥事也是命大 :ablobspin: 高中小腿撞出一个豁口,去医院打青霉素,皮试没通过只能吃口服消炎药呃呃,每天吃得昏昏欲睡课也听不进去
这几年不怎么生病,早忘了自己身体这么挑剔了

(其实只是想要人帮我揉屁股罢了,诡计多端.jpg

显示全部对话

感冒了,还有点发烧……
身体肌肉无氧呼吸产生大量乳酸导致浑身酸痛这我能理解吧,但为什么一觉起来只有屁股非常酸 :blobcatwhat: 难道是因为我屁股大吗!屁股————

ColaFaun 转嘟

大概是2,3年前,我读到一篇BBC的报道,批评中国不负责任的给穷国乱贷款建些超标基建。说斯里兰卡。后来我有读到那个宇宙中心港口建好就空置,斯国根本从第一天起就还不起。以后我都留心斯国情况。BBC 是对的,现在,差不多算崩溃了,已经还不起债务利息了。IMF救援计划需要其他债主减债,15%属于中国。现在还在谈判中,不给减免说不过去吧。缺德啊。
斯国现任总统貌似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错的。为了选举,大力减税,已经债务高到危险程度了,还要减少财政收入。然后一直鼓励发展国内市场,外汇收入越来越少!到了外汇不够进口所有产品的时候,第一个砍掉进口化肥,号召农民使用传统有机肥料,农作物就很争气的大幅减产,包括挣外汇的茶叶,结果捉襟见肘的外汇还得买粮食。于是现在就实在没钱买任何东西,更没钱给利息。开始求IMF救援。
说到化肥,苏联散架,顾不上给北朝化肥农机,直接全国挨饿。大家确实是不会从人类的灾难里学到任何东西。
说到化肥,天朝花掉15%的外债,居然两方都不觉得要修个化肥厂?没有修港口好看?
我就不信斯国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些政策不对,就没人拦。
一个人瞎胡搞,其他人看着,斯国也不是唯一一个,命长命短的区别。

ColaFaun 转嘟
ColaFaun 转嘟

《传媒特训营|记者唐山采访:有人遭遇阻挠,有人被扣8个小时》

近来,“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持续引发关注,各家媒体纷纷派出“精兵强将”奔赴唐山采访调查。然而就在今天,却传出多名媒体人唐山采访过程中遭遇阻挠,甚至被无端扣留、暴力执法的消息。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ColaFaun 转嘟

有无象友住过深圳康宁,想了解下封闭式条件是个什么条件,是不是都像据说的那样双相百分百做mect,我不想被电击…….医生和我妈都非要我住进去,被我妈念叨了好几天有点说动了,在考虑要不要同意她算了,诚求象友意见

ColaFaun 转嘟

#抑郁自救
把自我定位从「我的内心很脆弱」换成「我的内心很柔软」试试。

词典里的「脆弱」指经受不住困难与挫折,「柔软」指不坚硬。

首先,「正在经受困难与挫折」的确是会让人觉得自己很脆弱的,但所谓的脆弱并非「经受不住」,只是经受过程很痛苦,结局是未知的。这份痛苦让人误以为自己「经受不住」。

说白了,你都「正在」经受,怎么会是「经受不住」呢?

其次,有时候坚硬的东西才比较脆。「坚强」这个词在构词上容易迷惑人心。

我认为已经付出行动并身亡的人的确是脆弱的,尽管那不是他们的错。还活着的人,不论是苟延残喘状态,还是从生死线上被拖了回来,没来得及下次寻死,都是相对而言很坚强的。起码比自己想象得要坚强得多。

柔软是一种很珍贵的品质。世界配不上你,它让你柔软的内心充满痛苦,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柔软的错。

ColaFaun 转嘟

opendemocracy.net/en/transform
氣死我了trans woman怎麼也能這麼恐跨。
掃了一眼沒有什麼實質內容 就是那些cliché 先把identity和politics混在一起。然後以反對political statement的名義反對別人的存在與對自己的claim。
而且她interpret成「in between」我就覺得完全是binary sex mindset才會做的事情😅
假設性別是本質存在的、不會變動的
這種以「你們反抗方式沒有帶來好結果」的方式打壓人對自己的身份的claim基本上就是一種hate speech。

ColaFaun 转嘟

@solidotbot “主要影响男同性恋”是非常糟糕的论断,这一点既没有数据支持,也会加强对性少数群体的污名化。WHO的网站上写明了猴痘通过“与被感染者的密切接触”(皮肤-皮肤,面部-面部,嘴-皮肤)传播,任何性行为都在密切接触的范畴之内,都有传播病原体的风险,不存在“主要影响”某一类性行为的逻辑。(WHO的原文也没有这句话。)

who.int/multi-media/details/mo

🔞nsfw 

昨天听了一位完全在好球带上的美丽dom的orgasm control语音,25s最速cum :ablobspin: ,不过感觉今天再听同一段不会那么快了(新鲜劲过了

ColaFaun 转嘟

想推荐给大家李宇晖博士的作品《给孩子看的西方政治学》,从根本的逻辑上break things down,可以讲清楚一些对民主这种制度的怀疑和潜在的问题。
这里是目录,其中第三章的“多数人暴政”可以很好的澄清大家对民主制度的一些疑问和怀疑,比如没文化的人有选票怎么办、占人口多数的男性对占人口少数的女性通过选票产生打压霸凌会发生什么之类的问题。
整本书的链接在这里:cnlgbtdata.com/files/uploads/2

ColaFaun 转嘟

辅导员忽然通知要搬宿舍到隔壁幢,现住的要整幢改男寝。下午煞有其事地叫每个宿舍派个代表去听情况说明,结果其实只是想派传声筒回去传达旨意。辅导员吧啦了十分钟后问,那你们回去商量一下是下周搬还是下下周搬,还有什么问题吗?旁边同学都默不作声。

我问,老师,我还是想了解一下,这么多幢宿舍楼为什么挑了我们这幢改成男寝,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有没有经过论证,还是是公平的抽签,是通过什么方式定下的?

辅导员错愕了一下,估计没想到还会面临“疑问”。她说,这个决定我也是接到的上面的通知,肯定是通过会议做出来的,我没有参加。

我说,那“上面”是指谁呢,是什么部门给你发的通知?有没有一个我可以联系到的渠道?这个会议的决策信息能不能公开?或者我如果想要申请信息公开的话,要联系哪个部门?

她顿了顿,说,那你是想要会议纪要吗?这个东西不可能全部给你的呀,这就是学校方面的决定,你知道这个东西对你有什么意义?有什么用?

我说,可是这样忽然要我们搬走,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通知”下来就可以接受的,我们想要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知道”和“我知道了却无法改变”是两件事情。

她说,好吧,那你等着,我去问问领导。

然后她走了几分钟。这几分钟里,原本其他在场的同学也仍然在默不作声,但我和另一个相熟的同学稍微聊了聊,才知道她们宿舍从早上起来看到消息也是抱怨了一上午。其他坐着的人听见我们这样说,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似乎也有很多不满想问为什么。可是为什么不问呢,反而都在点头称是呢。

过了一会辅导员回来了。坐下看着我说,领导说会议纪要这东西不会给的,而且本来这就是上面的决定,就像放假通知开学通知一样,难道每个通知都得给大家这样回应吗?你们是学生,就要遵守校规校纪。而且宿舍楼本来也不属于你们,你们住在哪怎么住都是学校决定的。

我说,可是搬家的事跟放假通知性质不一样啊,这是确切关乎我们自身利益的事,为什么不可以问呢?

她语气已经变得很急了,说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搬是吧?

这时候,几个默不作声的同学开始陆续离开。估计是觉得我在没事找事,怕被辅导员怀恨在心吧~

我说,我没有说我不搬,但我希望得到一个“我需要搬”的理由,为什么是我们这幢的理由。

她又绕回去,说就算知道了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能改变什么呢?

我说,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我应当有权利知道。

她说,我知道你们学法的学生就是爱较真,抠细节,凡事有这个习惯,但是我们这个工作开展balabala也很不容易要搬的也不就是你们balabala,总之是车轱辘话来回说。

我说好吧老师,那既然你们不愿意回应的话我也就不想再问什么了,好吧,那就这样可以吗?她估计是怕被抓到把柄,又极力澄清“我们没有不愿意回应”。

走回去的时候一路就在想,如果连这种时候对自己的权利没有一点敏感度,如果分不清“知道”和“知道后什么也做不了”的分别,如果不敢为权利而斗争的话…我们学法到底都学到了些什么啊。在法学院的这些年,如果说它教会了我什么的话,一定就是想要不停问的勇气啊。

回去后没多久又接到辅导员电话,她说又问了领导,选择我们这幢搬迁的原因是…(还算可以信服的理由)。估计是她怕我没得到答案再继续往上面找吧。然后她又感叹了句,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

被抽中去听征兵宣讲,忍受两个半小时的废话,结论:就这充斥着性别刻板印象歧视和穷兵黩武的狗屎意识形态宣讲,可以断言中国的军队已经全部父权入脑可以拖去火化了

ColaFaun 转嘟

「综合多方媒体消息,旷视首席科学家、旷视研究院院长孙剑博士突发疾病去世,享年45岁。」

初看这条消息,不懂友邻为何在转发区叫好。后来刷到别人科普才懂,“曠視因為幫助你國公安開發識別維吾爾族人臉技術,於2019年上了美國實體清單,這樣的技術大牛只能說好死不送。”

查了下,旷视也是那个监控学生有没有认真上课,殚精竭虑监控学生。“如何看待旷视科技新产品监视学生上课?”zhihu.com/question/344054306

真心实意祝福这群把技术用在监控人们的人早日升天。从技术推进而言,这样的人才凋零确实是损失。从对于社会建设而言,一个高科技低生活的社会没有任何希望与未来。助纣为虐,死了活该。

ColaFaun 转嘟
ColaFaun 转嘟

中國人去非洲貧窮地區,招錄幼童跳舞、喊口號,甚至是自己侮辱自己的“我是弱智黑鬼”的視頻產業被BBC記者曝光。

看著那些小孩一個個一臉純真的笑容指出自己就是視頻裡的哪個哪個,心都碎了。

兩三塊人民幣換那些小孩拍攝一天,甚至是平時小孩該上學去的時候。孩子們的家長也不清楚那塊黑板上的中文到底寫的什麼。

垃圾國家的垃圾人。

twitter.com/i/status/153624253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