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Ps 转嘟

「我被倒吊起來了」-四個示威者的故事 

周日下午四点多,上海的陈先生带着鲜花,本来是去悼念乌鲁木齐的死难者的。

“我被倒吊了起来!”

陈先生要去的是乌鲁木齐中路与五原路的交叉口,周六晚上这里就有人群聚集,悼念上周乌鲁木齐火灾中的死难者。他之前就听说,昨晚这里就有警察抓人。

但陈先生觉得自己不会有事,“当时我就想,只要我不站在前面就可以了,我站在第二排或是第三排,如果要抓的话,也是抓第一排的。”

现场抗议和围观的人并不多,陈先生估计也就500人左右。陈先生也的确没有站在前排,但他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一般情况下,警察是不会动的;但他们有时候会突然冲出来,冲入人群当中,无差别地把一些人从人群中揪出来,送到大巴上!”而且他发现,在人群中被打、被抓的多数是女性。

陈先生站在人群中突然就遭遇了他至今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们抓住我,把我整个人倒过来,我就用手撑在地上,我手上是血,脸上也都是血。我就想,完蛋了,完蛋了,我今天是没有办法逃走了, 然后我就被抓到了大巴上。”陈先生出于安全考虑,匿名接受采访。

事实上,被警察倒吊起来的不仅是他一个人,“那十几个警察把那个女的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打,那个女的就拼命地挣扎,然后那些警察就像抓我一样地,把那女的倒吊起来,十几个人把她抓到大巴里。”

陈先生也被抓上了大巴,但现场管理很混乱。他趁乱从大巴上跳车逃了出来。

陈先生鞋子早被踩掉了,眼镜飞了,天也黑了。600度近视的陈先生,在几个外国路人的帮助下,光脚穿着红袜子,走到僻静的街道,才得以返回家中。

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

MNPs 转嘟

昨晚看直播看到了四点多,在前排的很多都是女生,有女孩哭泣,愤怒大声质问等等。直播评论中有人厌恶指责女性哭泣和喊叫,还好其她观看的人大多at回去反驳指责了这些人渣。被贱警抓的也多为女生。贱警也知道谁好抓。女性永远不曾缺席革命,女性的力量并不渺小,而且很可能是主力,不要忘记、抹消、甚至抹黑女性。

MNPs 转嘟
MNPs 转嘟
MNPs 转嘟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