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会在书上做笔记,但不会用尺子划线,字也不好看的人。希望每一天都不要因为徒手划线画歪而焦虑。 :blobcatowoevil:

碎碎念 

和妈妈谈话一下午,进行了漫长的科普之后又试图出了个柜。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总会想到《芭比之长发公主》里柜子背后的画,它可以通往自由的世界。我又想到《少女革命》中那座幻觉笼罩的高塔,我想如果我再不说一些话,可能在我获救和拯救别人之前,便会被幻觉毒哑。我们可能救不了谁,但沼泽中挣扎着伸出的双手将保持雕像的姿态。谁知道下一次出门会不会死去呢。
我巴不得赶紧出事赶紧死,但是我的叛逆心拒绝我将九条命交给别人判决的行径。我们要活下去,为了让烂人下地狱去。
我在墙上画的是什么,是墓志铭吗?如果我要为爱的可能性忏悔,我该向谁忏悔呢?忏悔我谣言中的肮脏,还是我虚构中的迟疑?
我可以戴着去性别的眼镜和正常人相处,但总有一些时刻提醒我是女性而非无性别的。独处时我有多强大,人群中我就有多弱小。我要学着面对现实,这是改变现实的第一步。我还得在这里生活下去,就必须做改变环境这样最无法做到的事情。捧着颜料的碎片哭泣没有用处。
黄昏时,我从午睡中醒来,手中握着一张纸条:天上欧蒂娜和姬宫安希已死,她们现在是一个人,她们成为了你。

(装作已经叠过甲)
我真的一点也不关心性别为男的人对女权主义的看法。不论是完全抵触妖魔化的,摩拳擦掌来打男拳的,岁月静好与我无关的,还是自以为是自我感动的,我看了都会恨不得自戳双目。

今天准备多多地灌水,把审查系统灌到崩溃。(虽然很对不起具体的审查的人啦)

显示全部对话

今天是各种负责审查的人最累的日子之一吧。

噩梦记录 

睡前不要看虐文,否则就会梦见和不存在的女朋友回家过年被妈妈哭着赶出门外。

我要清理恨意和恐惧,装作自己有一把枪,装作自己已经快速无痛地死去,然后恬不知耻地好好生活。

莫名不喜欢被人说是小天使(非善意阴阳怪气),这种时候我只想打爆对面的狗头,老娘是地狱派来收你的! :abloblamp:

在街上走,惊觉人的眼神适合用垃圾来形容:
我是垃圾
你是垃圾
我们都是垃圾
我清扫垃圾
我爱垃圾

旁边小学露天文艺演出的声音像是在超度我连死神都不想收的灵魂。

啊好喜欢白肚皮狸狸,见到小猫咪整个人都好了。 :blob_cat_melt:

买了很多番茄🍅🍅🍅🍅🍅🍅🍅🍅🍅🍅
摆成了一排

和人接触为什么那么可怕,不是无法自拔的爱意就是深不见底的恶心。

如果学校把演出定在明天,那么明天一定会下雨,至少也刮个大风。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