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话说这个号真的是我苦闷时候自己写长篇大论消遣用的,还会夹杂很多成绩和跑路焦虑,很多负面情绪和自相矛盾的撕烤,和bi站的初衷南辕北辙(bi站感觉还是以性别性向研究和恋爱生活纪实为主),掉粉我还要敏感流泪,(被互关屏蔽这事我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然后我自己又还不愿意承认我就是敏感型人,又还没搞清楚我为什么不愿意承认,那种能见大雅之堂的东西我会发public的,所以就是说现在跑还来得及

BI的评论区:大家已经意识到恐双症并吵得不可开交
开放式关系的评论区:爱没有嫉妒和占有欲还叫爱吗?这是不是对欲望的过分贪心?是否经常存在一方被迫妥协的情况?实施起来是否有难度?艾淋疣梅?尊重祝福人别死我家门口,it's so sick(绝大多数人)

这可能真的是天上的星星,但世界上不是没有人做到过,就让我很不甘心……而且这有什么呢,忠诚和自由又不冲突,做不到理想状态是人的问题不是概念的问题……You just can't forbid anyone from having fun, romantic relationship is supposed to be a bonus but not a jail. 我觉得能坦诚地面对自己、平等地面对他人、制定规则并严格遵守的人,比起和那些满脑子什么绿帽了接盘了炮友了的看似“专一”的人建立关系要好多了……

显示全部对话

Bi人在维护自身亲密关系的时候和任何其他性恋都没什么区别,而这两天的反复剖析让我意识到:和我是不是Bi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更适合open relationship...而感觉这一块的能见度比性少数还要少好多。最近看了那部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我才意识到我的理想亲密关系是什么样的:某种完全靠精神链结,不具有排他性但又具有坚决承诺的亲密关系。简而言之:天上的星星

no offense but……如果是在一段咨询关系里的话,随意在心里judge来访者还会把对方的事情拿到社交网络上来谈是不是不太好甚至有悖伦理啊。而且看TL上那位朋友自己的状态也不稳定就对别人进行咨询。这样是可以的吗……。我自己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咨询师……。

和女友沟通两天以后,觉得我们之间的观念差异在于这一点:
想法A - 我觉得TA很有魅力。
想法B - 我想要和TA发生进一步接触。

我的女友认为A不应该自然导向B,一旦已经处在一段恋爱关系里就不应该有任何想法B产生,她认为想法A很正常,但想法B就完全无法接受;
我认为A就是会自然导向B,虽然我以我的道德和人格担保不会有任何实际行动产生,但我的女友认为光是“有B想法”这个事实就已经让她很不安。
所以想调查一下大家(对伴侣之外的人)是否会有由想法A到想法B的过程,并且是否认为伴侣有这个想法很自然可以接受?

显示全部对话

非常unethical但解决它的方法是面对它,suggestions welcomed please? 

和女朋友异地快三个月了,实在太久了,而且明显双方忙于学业和工作,连上麦能说的话越来越少,很多时候就是打个招呼就睡过去了。

我知道这是跑路前必须要做的牺牲,我如此爱她,我不觉得她以外的任何人能提供给我比这还好的亲密关系。但就还是,特别是约人去livehouse和蹦迪的时候,盯着我的朋友的眼睛和嘴唇,思绪会开始轻微地游移。非常奇怪,我对我的朋友肯定是存在一定基于朋友关系的好感的,而且这个男生显然远远没有达到我经营亲密关系的标准——他是最典型的那种理工科学校的码农,对人文艺术文史语言一无所知,聊天内容永远止于操作系统、编译原理和计组,连pink floyd都不知道,这次把他拖出来看pink floyd的cover live也是纯粹因为我需要个人陪我看演出,而他恰好是跟我同校、不讨厌又比较熟悉的高中同学。但是——他站在我身边,和我听着同一首歌笨拙地摇摆的时候,我凑过去在他耳边喊话给他科普摇滚乐史的时候,他有点紧张的大眼睛和薄薄的嘴唇因为笑意眯起来的时候,他对任何社交网络上的东西都毫不了解却愿意聆听我说的时候,他说很喜欢这样的活动,下次可以再叫他的时候,开玩笑管我叫人生导师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特别是喝了点以后,我的思绪会开始不由自主地游移,而我的脑子拼命阻止我:不要想,不要细想,这是道德的无底深渊。回程中我缩在出租车的一角避免看他,而他永远是那种最朴实的优等生的乖乖的说话方式和坐姿,让我想……不太能想。

我思考这意味着什么——这是出轨吗?我一点都不觉得,亲密关系的道德标准毫无必要存天理灭人欲,如果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不能与其他人单独相处、不能有一点点的思绪游移,如此高的要求只会让所有人对真正的亲密关系退避三舍。我和她反复推心置腹地谈过,我们俩都认同亲密关系没有必要做出过多的限制和承诺,所有的基础都只基于一点——不要欺骗。她说如果你看上别人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们再慢慢商量,我说好的,我永远不会撒谎欺骗你。她说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尝试开放式关系,我说没有必要,又麻烦,而且对你来说并不公平。

可是这是任何一段异地稳定关系的宿命吗?这是所有人的本性吗?这是无法避免的冲动吗?我并没有“看上”他,我根本没有任何实际行动,我们一点儿都不合适,完全没有长期亲密关系的可能,但我不得不承认那个瞬间,要是我抓住他的手,给他一个拥抱,发生一点其他的事情,我的肾上腺素不会欺骗我。虽然我永远不会这么干,但那一瞬间的想法,我无法说谎。

我承认我是一个朋友不少又比较受欢迎的人,而我就是很容易发现别人身上的闪光点和吸引力。我好像永远搞不清朋友和恋人之间的关系:朋友对我来说在一些方面仍然存在性吸引力,他们有的和我发生关系以后谈过恋爱,又因为不合适再分手,空窗期又约过几次;我的女友也是和我先上床再谈恋爱,而不同的是我在她这里找到了远比肉体关系更多的东西,我决心和她走过这个阶段,携手走过一生,要是以任何形式错过或是失去她我一定会无比后悔。但是和她分开太久了,真的太久了,久到我他妈的三个月没被人以任何形式碰过了,久到他吗的我没她可约只好约朋友,久到我不由自主地心想或许来自朋友的一点刺激也不错。

可能任何形式的关系都是一种妥协。我选择了这个,我接受它的后果,我永远不会在她的知情同意之外和别人再发生任何事。我是否不应该再找他出去了;我是否不应该再找任何人出去了;我他妈的,为什么我追求享乐的脑子会那么容易背叛我,虽然除了我以外没任何人知道。又或许该跟她再谈谈开放关系?可是她一定会伤心的,我不想她伤心,她如此爱我和需要我,我要把最完整的我都留给她,我永远不想以任何形式伤害她。又或许我应该把注意力转移一下到别的事上去:可只要是我还有朋友,只要是我还是那么容易发现别人的性吸引力,这会存在在图书馆里,会存在在书店里,会存在在和任何一个朋友的任何一个场合内。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正常,我不知道它是否道德上应受谴责,但是我暂时只把它留给我自己,而且永远不会付诸行动。

我是条假的P狗,摸鱼很爽但我真的会慌,刻在中国人骨子里那种闲下来不做有价值的事时感觉下一秒就会没饭吃的内卷基因
还有就是我感觉我其实仍然是bi,看到好看性格好的男孩子还是会有性欲,和女孩子还不一样,这条希望别被老婆刷到虽然她关注了我。。。

就是这教授和培养方案拔苗助长whiplash式的教学方式,学术水平和深度实在是无可指摘,让能读出来的全都成了大神,但是把我这种读不出来的直接逼疯,但是我身边有人读出来了,然后责任似乎都全部成了我能力不足,难道我真的能力不足,我实在是不想承认

显示全部对话

就是说学算法刷题的时候还有点成就感,因为高级语言至少有内在逻辑在,但这个无限研究电路设计晶体管尺寸来让它满足某个参数要求的活,我干得真的只想一头chuang死,太抽象太没成就感了,为了一个参数不眠不休搭上去几个月,这就是理工科研干的活,但这真的值得吗,可是大家好像都很喜欢,我死了,I'm so out of place

显示全部对话

我真的无语啊,peer pressure怎么这么严重,这条赛道我知道走下去是有回报的,但我走着走着发现我实在不喜欢,因为没法逼自己做就把一切都搞得很糟,就感觉不是路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让我感到很有罪恶感:为什么别人都行,我不行?明明按部就班走下去就会前景光明(社会意义),为什么我走不下去?

话说当一回双站伸手党:记得之前站内好像有朋友发过酷儿理论的syllabus,但是完全找不到了,可不可以空手套一点教材/书籍名字,平时没事后台开着翻一翻 :ablobattention:

我:打算发一条朋友圈,看看还有哪个没屏蔽的漏网之鱼能看到
我:(查看一圈)早已屏蔽得密不透风草,难怪都没啥人点赞

之前通宵赶工的时候室友说我机械键盘太吵她睡不着,商量以后买了个象上之前种草的MX Keys Mini,解决了作息时间不匹配导致的噪音问题,嘿嘿,感觉我可以专门写个消费电子测评blog了

因为和咨询师约的时间未到,所以提前翻了翻简单心理和KY的公众号想了解相关知识。翻到讲“隐性自恋型人格”的这一篇……笑死,是谁在狠狠被骂………………

尝试了两个小技巧,真的让我感觉更好了:第一个是针对我的自恋-自卑情结的,叫“不稳定的高自尊”,就是反复告诉自己:你没有那么特别,世界不围着你转,因此不完美也没有什么关系,不完美也照样值得存在。奇怪之处在于当瓦解了自身价值基于“特殊和特权”的这个想法,把关注点从自己身上移开,不再期待他人的反应以后,反而感到更快乐更自在了;但是感觉许多根植于我潜意识里的等级观念,被外界不由自主地强加的“鄙视链”,还需要花时间去克服,比如说名牌大学、大厂高薪、专业鄙视链啥的,毕竟之前所有的人生都基于这些教唆之上,还没把毒全部排出来……
第二个是针对拖延的,是在TL上看到的,大概是说“不要总是说自己应该、本应干什么;尝试与自己对话,和自己说“我希望你做什么”。”必须和“希望”之间差的是一个选择的余地,而这恰恰给人以被尊重的感觉。“必须”改成“希望”以后,效率反而提高了。

情绪感知和记录、还有冥想,下次也会尝试一下。感谢心理学,唉,和医学一样都是救死扶伤的学科

话说这个号真的是我苦闷时候自己写长篇大论消遣用的,还会夹杂很多成绩和跑路焦虑,很多负面情绪和自相矛盾的撕烤,和bi站的初衷南辕北辙(bi站感觉还是以性别性向研究和恋爱生活纪实为主),掉粉我还要敏感流泪,(被互关屏蔽这事我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然后我自己又还不愿意承认我就是敏感型人,又还没搞清楚我为什么不愿意承认,那种能见大雅之堂的东西我会发public的,所以就是说现在跑还来得及

只要关系内含有不平等权力,只要人还在说话,就是在当爹,没人逃得过就是说

当初斥责女性的标准规范由男性规定,现在非跨性别者决定去制定跨性别者的规范。
:ablobthinking: 就是说都挤破头想当那个爹

卧槽我们出校改报备制了,可以随便出了,我可以随便出去玩出去看书出去随便干啥了,AAAAAAAAAAAAAAAAA

但凡我们学校能有中期退课,唉

来点国内Queer Party探店:
上次在北京招待的那场Medusa,后来才知道是上海Elevator每月一次的常驻场,最近搞专辑巡演,才到了北京,但因为疫情没有全阵容到场,非常可惜,在上海的朋友一定要常去哇

然后北京本土的酷儿派对是招待每两月一次的“东宫西宫”,我还没去过,贴一些他们自己的活动:

东宫西宫讨论会 | 作为避难所的舞池:跨性别和舞曲文化
mp.weixin.qq.com/s/cQNJOZJGaK2

东宫西宫:迪斯科是反抗
mp.weixin.qq.com/s/92Hf0M-pr4m
“东宫西宫作为并将继续作为酷儿文化基因的现在及过去的呈现平台。我们无意落入既成事实的僵化复制中,但是我们相信以 House 、Disco 为代表的黑人酷儿文化音乐历史对于理解当下的酷儿社群有着核心的意义。”

以上是Queer Party,但其实两个地方也都分别有BDSM主题的party:北京上次看到是在Aurora,上海上次看到是在Abyss。我也还在持续探索,北京上海的朋友们可以多关注一下XD

然后就是油管各路移民中介挨个听下来,frank真的吊打那些普通话都不标准、无牌照、提及政策细节和动向时含含糊糊、录视频极其随意的博主,就是说有时让人信任靠的真的是细节,感觉这甚至构成了我对你加第一个好感来源x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