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大国如烹小鲜,习近平应该是炸厨房组组长

春已堪怜更能消几番风雨
树犹如此最可惜一片江山

何至于此啊……

工作日下了班,飯也不吃坐一個小時地鐵去看電影,出地鐵站的那一刻我感覺我腦子多少有點病…

hr私下跟我吐槽畫師工作太少,和畫師私交很好的小boss說畫師容易腱鞘炎所以少做點也沒事。
我:我也有腱鞘炎,我還要過性生活,嗚嗚~
hr:講正事的時候你正經一點啊!!

其實我既沒有腱鞘炎也沒有性生活,誆一下直女罷了…悲涼.jpg

沒關係,只要不把自己當做人,我就是一個幸福又自由的高級奴隸

我有一位芒果過敏的朋友,前兩年她發動態,說想起很小的時候和媽媽出去玩,媽媽愛吃芒果,帶她去了許留山,媽媽吃得很開心,可她只能眼巴巴看著,於是媽媽給她舔了一下勺子。這是她印象裡少有的媽媽作為她自己而不是「媽媽」的時候。
她媽媽走得很早,當時看到只是有些動容,現在想起卻感覺蕭索。對於個人,世間最深之情,漂流到最後也只在這樣的碎片裡了。

看了中国佛学院和闽南佛学院的2022招生宣传视频,两个视频里的所有人——出镜的、出声的、提及的——所有人都是男人。

不是说要去叫佛学院看到身为女性的信徒,或者政治正确之类的(中国也根本没有什么政治正确),只是一旦注意到这件事,你就会一直记得。

【中国在伊拉克兴建1000所学校】登上热搜,热门榜大V口径是美国在伊拉克杀了一万人,中国balabala...

实时榜一个傻白甜跟着一个阴阳人,迷之好笑

這兩年會有意改變一些語言習慣,比如如果記得的話會把「上外網」稱作「上(互聯)網」,墻國墻人墻網,囚犯怎麼能給監獄外面的正常人起特殊稱謂?
特殊的不是外人、外國人,是我們。
我記得是誰囚禁了我,我們。
反復提醒自己什麼是「正常的」,然後含恨走下去。

歌词: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演唱会上
李宗盛:爱人不见了就让他不见!
张震岳:啊?(然后赶上继续唱了)
别把我笑死……

看海鷗,俄羅斯人在台上發瘋發狂,本人在台下昏昏欲睡…

封城以來常在小區樓下那塊巴掌大的空地繞圈,垃圾箱旁邊,邊長二十步的一小塊地方,就這麼來回繞,感覺我和動物園籠子裡的動物也沒什麼差別。

喝完酒,刷牙,洗杯子,把剩下的酒水飲料放回樓下冰箱,然後一頭撞在門框上 :ablobangel:

喝完酒突然想起小學門口的菠蘿包,放學以後我和同路的夥伴會買了邊走邊吃,天氣變得熱,我們用手墊起書包肩帶透風,說明天要穿裙子來上課。

「1997年過去了,我很懷念它。」

朋友圈看到一个人说“希望我公司旗下画手不要加入现下微博的漩涡之中,更加不要画出来蹭热度,求求了”间杂几个哭哭表情
怎么说呢……可以理解,但很悲凉,只有苦笑

想吃木耳炒雞,沒得賣,自己做個木耳炒肉(因為做雞太難)讓我媽遠程遙控我。
我媽:…放一點水…
我:一點?好的👌🏻(倒下去半碗)
十秒鐘後
我媽:一湯匙的水就可以
我:O.o?

政令要求一日一測,今天路過的每個核酸點都排起巨長的隊,聽同事說一日不測就有被彈窗的可能。
人就是死了,說不定保質期還比活著的時候長一點,笑了。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