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我有一位芒果過敏的朋友,前兩年她發動態,說想起很小的時候和媽媽出去玩,媽媽愛吃芒果,帶她去了許留山,媽媽吃得很開心,可她只能眼巴巴看著,於是媽媽給她舔了一下勺子。這是她印象裡少有的媽媽作為她自己而不是「媽媽」的時候。
她媽媽走得很早,當時看到只是有些動容,現在想起卻感覺蕭索。對於個人,世間最深之情,漂流到最後也只在這樣的碎片裡了。

@TheHangedWomen 这也许是很多人在佛学中寻求安慰的原因,“ 一切有如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既然一切本就转瞬即逝变幻无常,那么深情的飘散只是世间不变的法理

@biplayground 是這樣的了,宗教的法理和俗世的快樂常常是相悖的,人們投身宗教,可能很多時候並不是智慧足以開悟,而是俗世的快樂已經沒有了,只剩下痛苦,才不得不向宗教尋求安慰。人生走過前半(甚至前半也未過),許多重要之事已經只剩無奈。

登录以加入对话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