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烦。

身为少数群体我当然明知道受男权剥削压迫才痛苦,但是更让我痛苦的是一些女权博主的傲慢。所以你问我为什么痛苦?同时拥有两种身份本来多么自然,非得要承受两种身份之间的斗争,你说我为什么痛苦?

因为自卑和莫名其妙的不安感使我无法真正地表达自己完整的想法。
在完全信任的关系中,愿意面对面倾听我滔滔不绝表达未成形且自相矛盾的想法的人,请出现吧,请大面积地出现吧。

她怎么这么可爱啊,好可爱,好可爱。
打个“欸”都这么可爱。

但我很容易把我们两个人看作一体,我总是不满足于只与她有着这般深厚深刻的关系。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我一直在寻找的关系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模板,所以我才天真地认为它可以套用在我遇到和选择的一切人身上。我该承认这段关系的独一无二。

显示全部对话

我们有着比朋友更亲密的关系,但朋友才是对我们关系最好的凝炼。喜欢跟她说话,虽然我本来就喜欢跟人不停地说话,但终于不再是单方面无力的解释,不用受察觉出来的细微的恶意折磨,永远可以听到新的内容。每次我夸赞她的观点,她稀松平常地臭屁道,这有什么。

好像有意要保持距离,信奉若即若离的关系。那么就永远不要解释,去寻找或者等待一个天然相信自己的人。

这一路走来,斩掉的关系数不胜数。
喜欢在每个人眼里只活一段时间的感觉。

我特别喜欢在别人对我很不爽快要爆发的时间点上去刺激ta,然后ta越崩溃我越高兴。

今天才发现我嗑冷cp的症结在哪了——没有性张力…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确实是个无性恋()

学会积攒和记忆愤怒,而不是总是想第一时间释放愤怒(说给自己)

最近对女性身份认同感觉越来越高了,一直想穿半裙,但是又不能接受在裙子里穿紧身打底…?意思是想在裙子里穿稍微宽松一点的裤子,那我穿裙子干什么…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