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麻的毛豆明明一点都不辣吃完了却感觉嘴皮发烧。。。。

开端真是吊桥效应拉满……这种状况那确实是只要是个还看得过去的人类愿意跟我共生死我也会陷入爱情!

神经过敏。每天在周围的人说任何与性别挂钩的话的时候,都要条件反射地说,没什么区别啊,这个跟性别有什么关系,人都可能会这样啊,然后搞的自己像个行走的杠精,自动ETC😅不是,你们不觉得性别这玩意太有限了吗??每个人有这么多的差异,每个人又有这么多可能的共性,非要用两个类别分类人然后发表一些言论,不觉得自己很愚蠢很不严谨吗。

每个因为疫情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 还是会有点怨恨被剥夺了的自由

如果一个生理女性在顺直男比例极高的环境里与大家都关系很好打成一片,其原因要么就是这群顺直男都或多或少以异性的角度喜爱这位“女性”,要么就是这群人觉得这位“女性”跟其他“女性”不一样,不像个“女性”,自己可以放心的交往。可能我对他们的想法概括不完全,不过总而言之这整件事总是让人感到在二元性别异性恋的世界上,人与人的交往被性别的框架完全异化了,而大家只是温水煮青蛙不自知而已。抛开一切其实大家只是最单纯的工作同事以上的好朋友而已,我实在想不明白这种关系为什么会跟彼此的性别有联系,想不明白只是生理性别的不同为什么会带来关系处境的不同。

好傲慢啊,面对别人说“我最近忙到天天三点以后睡,好几天五六点睡觉”,冷静地回复“没必要为了这个搞垮身体”,可真是何不食肉糜啊😅今天也是讨厌人类的一天

忙到连喜欢的歌手发新歌都没空听的时候,会有一点讨厌自己。

焦虑到觉得睡眠是一件罪恶的事情,感觉自己已经坏掉了。我要怎么活到12号啊。

我只觉得我再不摄取一点和“现实”脱节的形而上的灵性的东西(文学、影视等等),我就又要被这繁忙的日常异化得日渐扭曲,然而根本没有闲暇摄取,借了的书放在心里的waiting list里等待这阵灰暗的生活结束。这种忙碌真是恶心透顶。

找到每一个可以不用在个人资料里设置gender为male/female的public site我都觉得找到了可供容身的巢穴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