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像我这种严重偏向female body的人,在现在这个世界时常被焦虑恐惧和愤怒来回灼烤。每一次出远门,走夜路,去做什么事,我妈妈总是很担心,一再表达要是有个男朋友保护我她就放心了。我总和她解释会有其它女性陪伴我,我们一起走不会分开,我们有两个人,三个人,一群人,她永远不满意,长吁短叹,好像二十个female走在一起也形同虚设,只有长了阴茎的人可以保护别人,哪怕只有一根阴茎出现,就可以吓退周围所有心怀不轨的阴茎们,不管这根阴茎的本体是高是矮是强壮是虚弱。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不断说的话,“有个男的保护你就好了”,“找个男的来帮你”,“有个男朋友在这就好了”,每天都像火焰烧灼我的心,这些话试图暗示所有人,female不能独立生存,几个female也无济于事,两个相爱的female是一个可笑的泡沫。我因此痛恨这个罔顾ta人意志半强迫半威胁半哄骗地把female驱赶向male的傻逼世界。

置顶嘟文

想躺在她怀里,想要温热的躯体,想盖层层叠叠的羽绒被,想被子深处有她的柔顺剂香气,想和她醒来看见蜂蜜色的日光爬到我的书架上,想要柔软的嘴唇,想吻她,想送她蛋糕,那天在我面前摔断翅膀的蝴蝶,想放在她的窗台上。想饮下她乳房中的酒。想吻她。
我的床上没有女人,这里又冷又空。水管对着墙壁自言自语。别人告诉我每个人死之前一定会有一次温柔乡,我问为什么不能明天日出就死?

置顶嘟文

打开🐘大家已经从“努努力我要润”进化到“来不及了我要结婚润”了……想起申上硕士的时候那个国家刚好完成同性婚姻合法,我的两个女双舍友开玩笑叫我努把力拿到永居,然后和她们逐一结婚把她们都接过去。虽然当时大家just joking,但这件事我确实有记在心头。作为一个高浓度厌世和自我厌恶的人,让我“努力为自己建设光明未来”,我其实没有太大动力,但是想到我努力也许会帮助到自己在乎的女性/酷儿个体,反而会产生对人生的希望。
我的驱动力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这种保护欲上的,想要保护和溺爱自己爱的人,如果(它人/自己)否认/拿走我的保护者的能力,我会感到非常痛苦绝望。所以我在这个社会里生存是一种循环性抑郁,它只把被指派为女性的人看作被保护者/被占有者,自从社会环境恶化后我持续被教导“女孩子独自生存很危险,快找个男朋友保护你吧”,这句话整个否认我的存在,首先否认我的性取向和性别,其次彻底否认我是一个保护者,试图告诉我“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提保护别人”。每一次别人出于关心对我说出这句话,都在加深我的抑郁和焦虑。

置顶嘟文

看到互联网上的种种,有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们以为今天你们是在“伸张正义”打击一些不符合你们标准的trans,明天别人会用同样的方式来打击同/双/无,打击非二元,打击女性,打击不够阳刚的男性,打击不合群的年轻人,打击残疾人,打击穷人,打击没结婚的人,打击没有孩子的人,照这个趋势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们也会被打,只是时间问题。暴力机器不会放过任何人。

置顶嘟文

⚠️NSFW, Adult Content⚠️今天在p站看了个拉片给我看哭了。 

整个片只有两分多钟,也没有剧情,就是一个T一直温柔地在吃一个P的奶。T有个大花臂,穿着白色运动背心,长得很攻有些小帅。她坐在一个看起来很软的灰沙发上,P全身赤裸坐在她身上,长发一直垂到腰部,身材简直是照着我的梦中情人的样子长的,丰满得恰到好处,皮肤奶白(看了她别的视频发现白是光照原因),腰的线条丰腴柔和,胸很大很软,乳晕大而浅,乳头尖尖地翘起来,又害羞又敏感的样子。T一直投入、陶醉地吸、舔和吃P的奶,闭着眼侧头埋在她的胸里,好像在和她的乳房接吻,双手温柔地在她的全身流连。T全程甜蜜地微微笑着,偶尔抬眼挑逗地看一下上方的P。她的眼神非常有感觉,很深情很缱绻,视频最后P急迫地抬高上半身,把T的身体压进沙发,T陷在沙发里仰着头,半睁着眼慵懒地看着P,宠溺地笑了一下,依旧闭上眼认真地舔舐P的乳房。

整个片的氛围难以用语言形容,T对待P的方式特别悱恻缠绵,片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哭了,我觉得T好爱这个P,她好爱她,而且她们很享受这种爱。下面推荐有这两个人的其他视频,我看了几个,一边看一边为(我脑补的)绝美爱情哭泣,每个都是差不多的内容,有时候这个T很用力地抱着P,侧头舔的时候下颔线很明显,显得特别A,P在视频里都是纯欲女神的样子。因为这些片都是real lesbian打头,我以为她们是那种传自制的素人拉拉情侣,结果点进账号一个大心碎,账号是P的,P是个professional porn star,简介里感情状态是单身,身份是双性恋,里面还有很多她和不同人在摄影棚拍的艾薇。

不死心的我又仔细看了她和T的每一个视频以及几个她和其它人的艾薇,发现她和T在一起状态很不一样。她和其它人明显都是在摄影棚,而且走的是普通欧美片的那种狂野风格。但是她和T的背景像在家里,不是在沙发上就是在床上,旁边凌乱地堆着衣服手机和充电线,某个视频里一只猫缓缓地从床边走过,哪个摄影棚会养猫啊。很多视频像素也很低,是手机拍的,台灯投下昏暗的光线,P在T旁边总是显得有点羞涩,和艾薇里判若两人,会对T做一些缠绵的肢体动作,譬如温柔地抚摸T的后颈,快高潮的时候揪住T的运动背心。有一次T坐在P背后,把手绕到P身前抚摸她的胸,弄到一半P的胸颤了几下,T被逗笑了,P也笑出声,两个人同时用手分别托住一边胸开玩笑似地晃了几下,我还是一边看一边哭,这些小细节就像日常生活里的小情侣。

汉语的厌女表现在各方各面:为什么生完孩子之后的阴道排出物要被称为“恶露”呢?英文词是Lochia,来源见图,源自希腊语的“与生产相关”词语,和“恶”没有任何关系。医学定义见此:
my.clevelandclinic.org/health/

Lochia就是生产之后混合着一些血液、子宫内膜和其他内组织碎片的带血阴道排出物,并没有难闻的味道,初期Lochia和正常头几天的月经没什么区别,鲜红或暗红色、可能有少量血块内膜。这有什么“恶”之处呢??

为什么一定要把各种负面词语强加给一切与有子宫的人们相关的一切呢?……作为一个母语中文的女人真是太累了,我短短的一生都完全不够用来筛除自己的祖国和母语对我们的恶意。好像生孩子本身也是值得唾弃的一样,但想问一下若不是依靠中国女人们的子宫,能有个狗屁的“中华民族”啊?

买到了大悲的票,票价在国内只能坐到天边用望远镜看,在这里可以坐舞台前排 :ablobmeltsoblove:

看几个剧团的历史看得好难过啊……1576年伦敦第一个剧场修好,1580s各种剧团扩张,大学才子们入场写剧,并在1590s后期离场,下一代的剧作家接上,层层叠叠的传统,一代代的演员和剧作家们致敬,互相借用,大众剧场到达黄金时期。
伦敦那时候有二十万居民,有一万五千居民每周至少去一次剧场看剧,还有很多人隔几周去一次。
真正的大众娱乐。
直到1630年起审查开始加剧,各种旧作也必须重审才能上演,1639年的时候连国王剧团的演员也开始演着演着被中途抓走,这可是当时最顶级的剧团之一,是莎士比亚曾给他们驻场了二十年的剧团……情况迅速恶化,1642年所有剧场被迫关闭,到1660年剧场重开的时候,之前的那批戏剧人已经都散落在别的行业或者死去了,绝大部分戏剧排演经验和传统都丢失了,六十六年积累的经验,在十八年的禁止之后荡然无存。
此后的私人剧场仍在演出,但英国再也没能回到原先大众剧场的盛况。

很喜欢双站,每天看tl感觉大家都很怪的样子,和我一样,真好 :night_ablobcat_wink:

「性别批判女权主义者」错在哪
mp.weixin.qq.com/s/7-jPqcHEIcZ

篇幅有点长,但是在拆解catchphrase话术上分析得很漂亮。语言和词汇是具有流动性的,流动/重塑的过程也和其它历史一样有主动遗忘/强迫掩盖/美化甚至颠倒黑白的部分。当不同的人使用同一个词语的时候,被唤起的历史部分很可能是不尽相同的。Gender是social construct,可Sex也不是“纯天然”。然而尽管有划分标准应该是生殖器官还是染色体还是某种荷尔蒙水平的变迁和大量争论的,关于(binary) sex的历史被粉饰得更平缓简短,以致于它的含义仿佛就是亘古不变的(于是神圣不可侵)了。

文章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点是词汇的边界。这正好和之前Social Deviance课上讲Kai Erikson对Salem witch trials的分析对照:当群体感觉到威胁(这种威胁不需要真实存在),他们就会试图以更明确群体边界、铲除deviance的方式保护自己。但问题是如同所有包含social construct的概念,(人为认定为binary的)sex的边界也是模糊的,强制划出一个明确边界必然带来规训、出警、伤害不符合规范的人。

https://t.me/iyouport/11577

俄罗斯在面部识别的帮助下,追踪那些逃避征兵动员的人 ——

据众多媒体报道:仅在莫斯科就有约5人因此被拘留,他们在城市的不同地方被闭路电视摄像机拍到,被面部识别揭露身份。

一旦被拘留,他们会被带到警察局,然后直接被带到征兵办公室。

在俄罗斯的征兵动员期间,屡屡出现不适合服役的公民被征召的情况。一些不合适的应征者甚至因为面部识别系统而多次被抓到。

🧬 上个月的消息《数十家美国公司授权使用俄罗斯面部识别软件


#Facialrecognition #Biometrics #Humanrights #Russia

俄罗斯Rapper歌手Ivan Petunin自杀了。自杀前,他录了一条视频给他的粉丝。他说他不能做杀人的罪孽,也不想犯这个罪。他说他没有权力向他人开枪。他说部分动员很快就会变成总动员,他会被塞上一把枪逼着上战场,但他不准备担上杀人的责任。他说原谅我我爱的人,但有时你得为你坚持的原则付出生命。他说他最后的决定就是如何死去:是作为历史记录的罪人支持这一切发生,因为攻击他人被杀;还是为表达自己最后的抗议而死。他说那个疯子普京绑架了我们,只给我们3个选择:成为凶手、入狱或像我一样(自杀)。

看到善良无辜的人这样失去生命真是太难过了。😭 那些逃掉总动员润出国的俄人呢?他们现在有了自由,为什么连反战的话都不敢说?!一群孬种!

收到学院发给所有学生的重要日期日历,上面标注了酷儿节日譬如Bisexual Visibility Day和International Non-binary Day;学校公寓每个房间都放了防治乳腺癌的科普小卡片,上面的开头写的是“guys, gals, nonbinary pals,whatever your gender”;在学校Facebook看到下周有本校LGBT+ club举办的迎新queer pinic,打算去参加一下;到了七天出柜七十次,一直致力让所有新朋友知道我是弯的,以此来增加找到老婆的几率(。我的身份在这里像呼吸一样寻常自然。

由于强奸和性骚扰大多属于黑箱事件,即缺乏发生性行为发生时的录像。所以判定性质时大多数时候依照间接证据。
以伊藤诗织为例子。她能胜诉的很大关键在于有的士司机和酒店人员证明,伊藤是在酒醉的情况下拉扯和拒绝中被拖入房间的。并且事后男方还有道歉的短信。这些证词并不直接指向女方在客房内突然清醒,迎合男方,道歉的短信也没有那么清楚。但是一系列间接证据合力使法院最终作出“强奸”的判定。
而我支持弦子也有参考间接证据,比如弦子提到在走出央视排练室之后,一直在抹嘴角,且神色沮丧。但央视和法院却拒绝提供和调用走廊的录像。又比如警方在做了第一次裙子的DNA鉴定后就离奇遗失了证物。且警方给出的裙子证物报告没有署名,不符合鉴定报告的格式。
在性侵和性骚扰的判定中,关注者们需要清晰地指认间接证据,和证据之间的逻辑。但这些需要判断力和认知成本。
本次metoo事件中,当事人Jingyao提出诉讼,刘强东却想法庭外和解。现在刘强东作为“黑箱”的当事人,在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依旧作出赔偿。尽管和解后的申明有“misunderstood”这样语焉不详的用词,从常理和逻辑上,读者们可以推理得出刘强东有过错。
所以在metoo事件中有经验可以总结:得到庭外和解和赔偿就是受害者的胜利。

刘强东性侵案以庭外协商赔偿结案了。
虽然我已经定好了去明尼苏达旁听庭审的机票,但看到这个消息还是由衷地为jingyao觉得高兴。她不必再被庭审二次伤害,我为她松了一口气。本来打官司就是要求赔偿,现在刘强东放弃应诉,庭外协商赔偿结案,这是jingyao的胜利。衷心希望她过好接下来的人生。
现在刘强东还在买热搜、买通稿,试图通过恶意的错误翻译和断章取义的曲解继续中伤jingyao。希望这几天大家看到刘强东“家庭幸福”、“洗清污名”的公关文章不要转发,取关那些无良媒体和营销号。
#我们支持jingyao

天啊,我真的很烦别人说什么高级的快乐、低级的快乐,我很累了,我想干嘛就干嘛,高兴一会儿还给我分个级。

MeToo的重要性是什么?
最简单一点是言说。
以简中几个著名案件为例:

朱军性骚扰弦子案
刘强东强奸jingyao案
都美竹公开吴亦凡强奸,之后吴因多起强奸案以及强奸未成年人被刑拘
张高丽强奸彭帅

让大家知道了,原来顶流明星、拥有光环的央视主持人、大企业CEO、高官,这些看起来光鲜亮丽、位高权重、财富难以计数的成功男性,会性骚扰、强奸女性……
过去,很多人都会以为「他们怎么可能?!他们还用得着强奸吗?!」但是这一个又一个轰动案件肯定扭转了不少人看法。那么接下来,再有女性遭遇类似事件,则会获得更多理解与支持。

她怎么知道就一定是酒啊!!!都装在喝水的玻璃杯里了。但是又不能问“你怎么知道肯定是酒”,一问就坐实了 :blobcatgooglytrash:

显示全部对话

我妈了解我到看到午餐照片连问都不问直接说“不要喝酒啦”,靠至少装模作样问一下是饮料还是酒吧 :blobcatgooglytrash:

啊没有酒是万万不能的。喝了一点后感到很多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不管在世界哪个角落我还是我,不管去哪我都是老样子,因为我没有办法拯救自己,所以新的地方不会拯救我,新的人也不会拯救我。其实润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关键是在其它地方,折磨我的是我自己,我只需要尝试解决自己;但在老中,有太多东西折磨一个人,而凭借普通人自己的力量是解决不了这些东西的。

显示全部对话

(别人安顿好后开始休息,我安顿好后立刻寻找最近的liquor store :ablobangel: )zinfandel金粉黛酒好好喝……桃红葡萄酒是真的很适合空口喝,花香果香比较浓非常容易入口而且颜值高,浑身没有缺点 :blobcatdroolreach: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