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找不到老婆就算了,找朋友也找不到嘛,有无烂人和我做朋友,一起唾弃人上人

对面楼的住户骂小孩儿
歇斯底里地怒吼
你对不起国家
看得我目瞪口呆
往旁边一看
我家猫都看傻了

你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我没法跟你说其实我每天都特别难受。这种难受日积月累,简直像在受难一样。二十多年过去,我长成社会意义上的大人,我看的书、遇的人都一直在教我帮助他人、关爱世界的方法,直到我走出门去,发现我连自己都救不了。我怎么跟你描述我的难过啊,它和其他人的哀恸相比太不值一提。我想着走出门去,我应该能帮上什么,我总能做点什么吧,再不济我讲笑话,让谁的生活因为路过我而有片刻轻松。但我面对的是什么呢,是蒙着面的强盗,数不清的蒙面强盗。我知道这也是我应该帮助的人,但在我能做什么前,刀已经扎到我身上。我被洗劫一空,总是被洗劫一空,我鲜血流尽,总是鲜血流尽。就这样干瘪地回到家来,总是在夜里,白天我再将自己重新拾起,走出门去。你问我是什么感觉,就像一场买卖,你知道吗,起先你希望公平,希望双方都能皆大欢喜,后来发现自己只是那件被买卖的商品。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我和自己毫无关系。

trigger warning 唐山 

就是说想起了我爸打我妈,一样的场景

“正常人”能不能远离我的社交圈

和朋友聊天
发现
既然我觉得人类的躯体
都大差不差
完全可以去借裸贷
这样就不用困在这里了

虽然知道本校今年自杀kpi再创新高
​但是没想到其中有自己的朋友

​是周遭的一切配不上你
我亲爱的朋友

我无法接受得出来的结论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许她的死是某种必然
所以一定是我有做错什么
我有责任
我应该心怀愧疚

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割裂的
理智的那个我对一切都无所谓了
只用在乎我自己就行了
一切都已经好了
然后另一个自己永远在梦里徘徊
一切像走马灯一样一遍又一遍地轮回
醒来之后
理智的自己还会责备那个深陷其中的自己
你为什么要深陷其中呢
你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啊

我也尝试过接受那个梦里的自己
但是她能感受到的只有痛苦
她只想找个楼跳下去

太焦虑了
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又一个地把润提上日程

有没有稍微有点人性的精神科医生啊
我都不求别的
我讲出来是为了方便治疗
你共情不了就忽略也行
别给我讲出
“一直以来怎么只有你收到侵害,你怎么不想想自己的问题?”
这种b话就行了
这个要求难道很高嘛

复诊前夜永远都会失眠
看猫猫第一视角的视频
刷好久没搞的cp的物料
疯狂买裤子

是什么时候疯的呢
是她把我带到河边准备一起去死的时候吗
是她把我的猫杀了炒成菜让我吃的时候吗
是他让我把裤子脱下来把手伸出来的时候吗
是她任我怎么哭喊都不回应的时候吗
是他扯着她的头往桌角撞的时候吗
是他将我锁在门外的时候吗
是他搂住我只是和我开个玩笑的时候吗
是她歇斯底里揪着我的头发让我不要露出和他一样的眼神的时候吗
是她说他们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亲人的时候吗
是他捆住我的手红着眼让我动弹不得的时候吗
是他在书店把手伸到我的大腿根部的时候吗
是他将我视为空气的时候吗
是他用手拉开我的衣服的时候吗
到底是什么时候啊
到底是什么时候疯掉的啊

自己编织的虚假梦境
但是最近噩梦做太多了
就算假得如此离谱
我也有点儿沉溺其中了

从理智上我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但是我的脑子
可能这么多年来在持续地受到惊吓后
终于疯了
out of control

我朋友說她們區最近在選人大代表,但拿到的選票上已經早早地填好了。

我問她那你後面直接交上去了麼,她回沒有,她把那張選票作廢了。因為: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