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看到罗翔的一段话被指为厌女了:“如果一个笑话你不会讲给你母亲女儿听,那你也不该讲给其他女性听。”谓本质上还是将女性置于服务地位,嵌入“母亲”“女儿”这样的父权制家庭结构中,故并不值得引用此话来背书。
忽然想起一个据说来自印度的神话:智者得知村中有狂泉,饮之能致人癫狂。智者力劝村民不要饮用,并无人听,于是全村除智者外皆疯了。疯了的村民看彼此都觉得正常,唯独看智者觉得不正常,反而还想医智者。智者便主动饮了狂泉,将自己降到村民们能接受的水准,好继续带领村民走出困局。(中国古代也有类似的神话,但是中国版本的细节与立意不同于上述者。)
很多人未必了解女性主义、以及对父权制的批判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现阶段任何一个有良识的人,都明白这里举出“母亲”“女儿”是想劝导什么。也许将一段话抽离出上下文的语境,甚至是一个时代的语境去结构,去孤立地理解,最后只会一片支离吧。
或者当然可以去这样理解、解构、批判。每个人都有凭着自己的喜好去思想与行动的自由。也许没人值得循循善诱地劝说,“早点毁灭吧乏了”终将被证明是对的,是一切的终点。但愚昧如我,还是觉得在适当的时期与场合,可以用一些便于理解的语言来传达一些正确甚至崇高的东西。

疫情带来的高压管控实际上成为服从性、耐压性试验。事实证明,即使接连出现孕妇被活生生拖到流产这样在现代社会极端耸人听闻的事件,人们在愤怒之余,也只能承受,并有更多人很快投入感恩与欢呼。八个月孕妇流产、心脏病人不治身亡、脑瘫儿在家无人照顾死亡、进门打死柯基……难道还不够震惊社会吗,但也只能,转发,承受,遗忘。

《妇女权益保护法》迎来大修,草案目前正在征求意见,请大家多多转发扩散,让更多人知道并填写意见,为广大妇女权益发声。

草案意见填写链接: npc.gov.cn/flcaw/userIndex.htm
相关微博意见参考:​
weibo.com/6899555410/L8IQcCvqK
微博相关话题: #妇女权益保障法迎来大修#

换了片卫生巾,闻到一股血腥味儿,又送一颗卵子安全撤离,帮它避开了枪林弹雨的人间。

——萨别特《去往另一个维度》 ​​​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