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cos在我看来都毁原作了(来自刚找到新纸片老公结果一上微博就看到他的cos被热转的感慨)

希望有一天我失忆了被流放到一个美国偏远小岛每天抽烟喝酒飞叶子听音乐游泳晒太阳捡贝壳

有时候太直接地给予回复反而会造成负担(不过有时候我还是会希望能被理睬 好吧 有点矛盾)

显示全部对话

私以为最好的互联网关心方式果然还是偷窥 当未来某个时候某件我说过的事被提起的时候 你说:“哦这个我记得你讲过 是不是XXX?” 就会令我感觉非常温暖和被重视 即使你可能只是恰好刷到也无妨

感覺觀察蛤蠣可以名列人生最放鬆的十件事情之一

根据这张图我在公轴看到各式各样的黄图bot应该感谢饼干米的象友们......?

带娃去学校玩我坐在边上等他,一个小朋友走过来问我:你需要有谁跟你玩吗?

我心都要化了,说:谢谢你啊,你真好。我其实就是坐在这儿等我的娃,但是你想一起玩的话我也很开心。

小朋友说:但是你坐在buddy bench上。

我:哈?

小朋友:buddy bench, 坐上去的意思就是没人跟你玩你想找小朋友跟你玩,或者你想换一群朋友一起玩。

我转身一看,凳子上果然赫然写着:buddy bench.

有这么个凳子存在已经好可爱了,还真有小朋友过来问。: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差點沒趕上,呼,嚇死我了,今年也不能落下慶祝!

显示全部对话

今天是5/17,是台灣同婚專法——《司法院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三週年!

#长毛象安利大会
总结一下我平时找电子书资源的流程

首先肯定是先上 zlibrary
需要注意,因为版权敏感问题,它的域名经常变更,建议谷歌搜索“zlibrary”后直接点开第一个,一般都可以进去
其次,还是最建议使用 telegram 上的 bot,搜索「@firstlibrarybot」后关注,绑定完账户后就可以用了,发送书名会返回搜索列表,点击选择下载。好处是不受域名改变限制、不需要重复登录、直接在 tg 里下载文件方便快捷。唯一的缺点是文件大小有 50m 限制(超过限制会给你链接让你去网站下载)

如果 zlibrary 上没有,建议直奔这个网址:bk.5mbook.com/
这个依靠的是超星库,和淘宝上的 PDF 代找的原理是一样的,所以必须付费(因为超星本身就是要收钱……)但是便宜很多(3¥ vs 1.8¥),详细原理请看:mp.weixin.qq.com/s/7SX-Oztgx2q

我平时要找的书基本用这两步都能找到XD 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欢迎补充,我编辑进来

兩年前的日記,現在看來當然有些矯情了,但我似乎已經連這樣的文字都寫不出。 

2020.04 (第三週)
我知道的,那些所犯下的罪行,都將終於自我。然而我始終固執——並非擇善——固執地玩弄少年純粹的所謂的「愛」再以那些不敢出口的言語作為逃避的藉口:「不知道呀,我們不是誰都沒有喜歡誰嗎?」
非常抱歉,但我是故意的。
我知道這麼說肯定無用,該來自神的譴責依舊會來。只是在那之前,我親愛的,你能不能夠,不要再用澄澈無瑕的眼神望著我?你無意為之,自然也不知那正使我用力受著割剮。
你什麼都不明白。而當我們相看時,我說我也是。
(2020.06.08:今天終於做了個了斷。話雖如此,我們事實上並沒有進行任何對談。僅僅是結束互動。
他曾嘗試找我聊聊我們之間的事,包括被我刻意營造的模糊不清的關係和他善良卻遇人不淑的心靈。想當然耳,那時我逃開了。今天下午我問他,那些話還想說嗎?在潮濕悶熱的地下桌球場,沒有燦爛的日光灑下像青春疼痛文學的俗濫場景,他看著我,想了想說,算了吧。那一瞬問我知道他將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樣貌,我們就要成為同樣污濁的人了。我腦子有些亂,只好在心底不停對已然消逝的他道歉。)
————————————
22020.04(第四週)
我想,他可能是對的,我是個只適合生活在網路世界的人。
我那自以為正直的價值觀活該在現世被扭曲、破壞殆盡,我卻無法對此習以為常。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邱妙津《蒙馬特遺書》)
然而,他們說世界如此善待我⋯⋯我明白了,悲傷都是人造的,病肯定也是。
我便要成為造病的創世主。
————————————
2020.04 (第四週)
Jane,我們誰都是快樂的,對嗎?我只是經常思考該如何保有開啟潘朵拉盒子以前那最純淨的靈魂,於是是在途中沾染了一切混沌的情緒。然在於根本——所謂真我——事實上是仍能、近平全然快樂著的,我如此臆測。
不幸的是,我始終無法將表層之象自體表剝落下來,自然也就持續處於混沌之中。
即便如此,Jane,我仍不許你來告訴我如何是好。

住院日记 2 

我开始穿病号服,虽然没有强制一定要穿,但我不介意拥有一些沉浸式体验。这里的病号服就是刻板印象的条纹套装,男生穿蓝色,女生穿粉色。有时候护工也会给女生发蓝色,但从没看到过男生穿粉色。
那个十八岁女孩昨天出院了,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半个多月。每天都会有人哭嚎着说想要出院,不知道是否因为这种情况太常见,护士们都已经不太理会,任他们在走廊上闹,很快也就被各自的陪护人带走,闹得厉害的,便绑上束缚带。
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的第六天,但我感觉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每天的日程都是固定的,吃药、吃饭、做治疗,其余时间便是在走廊上反复行走。我总是固定在晚饭后行走,形成一种饭后散步的假象。这个时间正好赶上走廊中间的电视机开始播放某种奇怪的健身操,许多人自发地聚集起来跟着做,形成一支并不太整齐但足够庞大的队伍在走廊上扩散开,让散步变得有些困难。从昨天开始,母亲也开始加入这个做操的队伍。她站在队伍的尾端,用不协调的姿态扭动身体,不知为何,当我从这样的她身边走过时,总是感到尴尬和不适。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院,但我的确逐渐习惯了这里的日子,意识到这一点时,我自己都觉得可怕。我开始用电子烟弹里剩余烟油的含量计算时间。进入一个乏味的循环日常之后,或许人们都会开始寻找钟表以为的各种方式来计算时间,仿佛多样的计量方式能够分割这段绵长时间本身的单一。电子烟是入院第三天时朋友送来的,拿到之后,母亲再三叮嘱我不要在自己的病房外面抽,“让别人看见了不好”,她这样解释。尽管我知道其实她也说不出来不好在哪里。
孩子们不再每天都跑到我的病房。在走廊里遇到时,我们会互相挥手打招呼,我觉得很可笑,明明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小小的空间,彼此打照面再正常不过,有什么好打招呼的呢。这种想法只有在听闻谁出院了而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会有一点小小的动摇。前两天一个十四岁女孩出院了,留下她十五岁的男朋友在这里,他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认识并且开始恋爱,然后就各自离开,去不同的省份。其他人拿男孩开玩笑,说他这么快就想女朋友了,他也垂头丧气地说她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另一个十五岁女孩说,干脆分了吧,再找一个就是,就在这个精神病院再找一个。男孩说,才不要,我很纯情的。
很多孩子都已经是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住院了,所以即便十六七岁也都还在上初中。他们很少在谈话中提及自己在学校的事情,有一次十五岁女孩说,就这样一直住院也不错,一直住院到中考过去高考过去。另一个十四岁男孩接着感叹到,照现在这样住院下去,我要什么时候才能上大学呢。
我对他们说,其实十几岁就能得到治疗精神疾病的机会挺幸运的,我十几岁的时候,哪有家长知道这些呀。他们都不说话。

今天两堂三小时的大课 我昨晚死撑到三点才睡 就是说能不能把勇气用在一点正确的地方啊!哥们今天差点就物理完大蛋了走路都在飘 :ablobspin:

请帮我选择
已知条件:这个卖家是我找到的唯一一个有现货的卖家
一包250台币

只有我一直做着泡泡一样的梦 泡泡里和泡泡外不是同一个你

“maliyang”:形容叛逆、不服從
我想「不服從」地活著
我失敗了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