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回忆起以前一个crush,是不算熟的同学,有一次偶然一起坐在食堂吃早饭,她坐对面,能聊的都聊完了实在没话了开始安静吃东西,没有了盯着她的理由。但正好戴了帽子,我就低着头从帽檐底下偷偷看她。

不过也是经过双向预判的吧,主人看着凶神恶煞的我也不敢去,同时本人也是1名长相较为友善的小姑娘

显示全部对话

养狗人是不是好像都挺乐见得别人对自己小狗表达喜爱的,回想一下我在外面看见狗走不动道的时候,主人都非常喜笑颜开,还主动逗狗给我玩,如果我发出摸摸小狗的请求,基本都特别开心地给我摸

终于回家了,啥也不想说了,总之就是很烂,解离时间也好什么也好从来都没有提前的正式通知,啥时候走全靠自己问,而且问出来的答案也五花八门的。本来说昨晚就能走了,等到八点也没消息,打了好多电话才知道当天走不了了,要等第二天,第二天啥时候呢,也不知道。那我的红码什么时候转绿呢,也不知道。谁来接我呢,说是居委会,结果居委会说不是他们,是镇政府派车。
回到家我家里人很紧张啊,问我是不是大白送回来的,有没有被邻居看见,我站在卫生间说话要把我扯进屋,怕传到窗外去。
受不了了,睡觉了,衷心希望一觉醒来世界毁灭。

隔离这几天很大的一个感受是——真不是我带预设啊——无论是核酸也好电话查房也好,所有的女工作人员都会比男工作人员耐心、温柔,更替你着想。比如我之前打电话问隔离时长,女工作人员会说“不清楚你们的具体时间,不过可能是x天,你可以再问问xxx”,男工作人员只会冷冰冰说“我不知道”,多一个字也不肯透露,大概生怕多说多错。核酸的时候,女的都会轻声细语,还会跟我说“忍一忍喔”,男的简单粗暴捅了就走(那天那个明明应该告知我隔离时间却甩来一句“你问他们”的医生也是个男的
不过好在我目前接触的女工作人员数量远大于男工作人员数量,好哇,好哇

首先我不赞成地图炮因为我觉得这不利于获得更多支持者。
但对于女人来说男人就是有原罪,对于非直人来说直人就是有原罪,对于跨人来说顺人就是有原罪,对于有色人种来说白人就是有原罪,对于少数民族来说汉族就是有原罪,对于残疾人来说健全人就是有原罪……他们完全有权为自己遭受的一切不公感到愤怒。
当一个跨性别者怒骂顺性别者傻尻时,作为顺人的我会支持ta,因为我知道ta根本不是骂我而是在反抗这傻尻的二元性别社会。而正因为我也是那帮垃圾顺人制造的性别刻板印象的受害者之一,所以我会加入ta,我会骂得比ta更狠,我会把集体荣誉受损的愤怒(如果有的话)加倍冲着连累了我的那帮人发泄。而不是站出来指责跨人我才不这样你地图炮到我了。
请将你的愤怒指向共同的敌人,而不是反抗不公时子弹不慎擦伤了你的弱势群体。

乔茸阳痿,布加拉提看起来也没什么性欲,我们啪叽好可怜,我只好委屈自己帮他扣扣🥵🥵🥵🥵🥵🥵🥵🥵

国内女权像在流沙上建塔,天怎么会有这么形象的比喻。
被抹去的那些文章、影像、播客,又被薪火相传,我在毛象看到的诗歌截图,在b站微博听到海马星球的音频,审查的海浪一次次冲刷沙塔,却总有一双又一双的手,固执地再次重铸流沙。
这怎么不算一种英雄主义。

嗯............同人女看“GFW”这个缩写永远第一反应:什么攻抚慰 :0b16:

咱们这个小小的隔离点也演起《开端》了,之前说是5+5,我昨天变红码之后还特意问了,说没有变,还是隔离5天,结果刚刚核酸的时候隔壁邻居问了一嘴才知道又变成7+7了
你要朝令夕改又凭什么不主动通知呢 :blobcatangry: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