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不和你谈论 ◎吴晟 

我不和你谈论诗艺
不和你谈论那些纠缠不清的隐喻
请离开书房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处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奋力生长
 
我不和你谈论人生
不和你谈论那些深奥玄妙的思潮
请离开书房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抚触清凉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谈论社会
不和你谈论那些痛彻心肺的争夺
请离开书房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农人
如何沉默地挥汗耕作
 
你久居闹热滚滚的都城
诗艺呀!人生呀!社会呀
已争辩了很多
这是急于播种的春日
而你难得来乡间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领略春风
如何温柔地吹拂着大地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为满足发嘟文要求,先放个诗歌节选吧 :ablobcatheartsqueeze:

love is more thicker than forget 
more thinner than recall
more seldom than a wave is wet 
more frequent than to fail

by E.E. Cummings

不喜欢黏黏糊糊总是瞻前顾后的人【我骂我自己

拿不准当下要做什么的时候我就好烦好烦好烦,前段时间说亟需一个生命倒计时表,今天刚好看到一个象友说可以魔改四象限【如果分别剩叉叉时间,你都会做些什么】,帮助确定最重要的事情。我安排的都是尽可能让或长或短的一生快乐最大化的事情,但现在这个或长或短真的太重要了。

觉得朋友已经对我很好了,能回应我大量无意义的废话。但每次发觉我只是她的友谊之海中的一小粟时都会疑惑:她怎么有这么多份精力绝妙地维持着每个人的友谊啊??(羡慕 想研究一下她 :ablobdrum:

爱国 卫生 运动
这三个词组合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荒谬 :ablobflushed:

很多人自以为自己喜欢男性是因为没有人会不喜欢完整、真实、生动的人。但文学艺术、新闻媒体、娱乐工业在「造人」的时候就已经忽略和排斥了「非男性」群体。在社会化改造下他们拒绝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并在这种蒙蔽和欺瞒中度过一生。

“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的结局被预言了数年,真正成为现实时还是觉得很恍惚。直接的悲观的后果显而易见,但灰心之余也并非全然找不到生机。

事实上,主张推翻该案的声音从来都不只来自希冀彻底否定堕胎权的保守派一边,还来自如RBG大法官一样的堕胎权支持者——这一派认为,尽管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毫无疑问,但该案的论证思路经不起考验:它根据第五修正案“非法搜查条款”和十四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落脚于“隐私权”做二重推论,「这种曲折的长逻辑链条本身就十分脆弱」,让对该案的说理解释显得强行和虚无缥缈。

也是由于这种牵强的属性,该案“会被动摇”成为几乎命定的未来——作为其根基的“隐私权”本身已经成为公认的基本权利,不再需要此案的支撑也能得以维系。该案被自己作为说理根基的权利依据“抛弃”,就不得不面对“从最初就没有找准权利依据”的质疑。

怎样的权利依据才是更具说服力的?越来越多的声音主张,不必再蜷缩于“隐私权”的曲折保护下,而是要旗帜鲜明地承认“女性具有生殖自由”、“女性具有接受平等保护的权利”:「让堕胎权作为平等保护条款的一部分,而不是作为正当程序的一部分。堕胎权应该来自于对于男女平等的追求,对于消除性别歧视的追求,对于根除认为女性就应该成为母亲,并且她们都应该高兴成为母亲和承担母职这样的刻板印象的追求。」

因此,也许对于“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来说,“罗伊诉韦德案”本来就是一个并不牢固的依靠。只要它的漏洞未被填补,就永远有被攻击的机会,就永远风雨飘摇。如今被推翻的结局,尽管其动力并非来自“希望它变得更好更完满”而是“对它咬牙切齿”的一方,但终归是到达了同样的终点。但也应该看到,这种到达是用如此惨痛的、可能改变一代或几代人命运的方式。

到这里,最乐观的想法,最给人安慰的劝解是:不破不立。看到一条评论写道:「是时候丢掉这个已经破损的拐杖,去勇敢地登上本应属于自己的顶峰。」在这样漫长的痛苦里,或许有更坚固的盾甲,更锋利的武器,更坚定的决心。

很煩現在「首先我不是男/女同」的誇人方式,彷彿不會單純的欣賞美,必須從性角度看人,好像那個嚷嚷「男女之間沒有純友誼」的單細胞生物

驱蚊咒 

南無佛陀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南無普庵祖師菩薩。南無百萬火首金剛王菩薩。
晻,迦迦迦姸界,遮遮遮神㘃,吒吒吒怛那,多多多檀那,波波波梵摩,
摩梵波波波,那檀多多多,那怛吒吒吒,㘃神遮遮遮,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迦迦雞雞俱俱雞,俱鷄俱,兼喬雞,喬雞兼,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遮遮支支朱朱支,朱支朱,占昭支,昭支占,㘃神遮遮遮,遮遮遮神惹。
吒吒知知都都知,都知都,擔多諦,多諦擔,那怛吒吒吒,吒吒吒怛那。
多多諦諦多多諦,多諦多,談多諦,多諦談,那檀多多多,多多多檀那。
波波悲悲波波悲,波悲波,梵波悲,波悲梵,摩梵波波波,波波波梵摩。
摩梵波波波,那檀多多多,那怛吒吒吒,㘃神遮遮遮,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迦迦雞雞俱俱雞,喬兼兼兼兼兼兼,驗堯倪,堯倪驗,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遮遮支支朱朱支,昭占占占占占占,驗堯倪,堯倪驗,㘃神遮遮遮。遮遮遮神㘃。
吒吒知知都都知,多擔擔擔擔擔擔。喃哪呢,哪呢喃,那怛吒吒吒,吒吒吒怛那。
多多諦諦多多諦,多談談談談談談談。喃哪呢,哪呢喃,那檀多多多,多多多檀那。
波波悲悲波波悲,波梵梵梵梵梵梵,梵摩迷,摩迷梵。摩梵波波波,波波波梵摩。
摩梵波波波,那檀多多多,那怛吒吒吒,㘃神遮遮遮,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迦迦雞雞俱俱耶,喩喩喩喩喩喩喩喩喩,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遮遮支支朱朱耶,喩喩喩喩喩喩喩喩喩,㘃神遮遮遮,遮遮遮神㘃。
吒吒知知吒吒耶,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那怛吒吒吒,吒吒吒怛那。
多多諦諦多多耶,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那檀多多多,多多多檀那。
波波悲悲波波耶,母母母母母母母母母,摩梵波波波,波波波梵摩。
摩梵波波波,那檀多多多,那怛吒吒吒,㘃神遮遮遮,界姸迦迦迦,迦迦迦姸界。
波多吒,遮迦耶,夜蘭訶,阿瑟吒,薩海吒,𠼇嚧𠼇嚧吒,遮迦耶,娑婆訶。
無數天龍八部,百萬火首金剛,昨日方隅,今朝佛地,普庵到此,百無禁忌。

实践证明,还是电蚊香比较有效。

我不和你谈论 ◎吴晟 

我不和你谈论诗艺
不和你谈论那些纠缠不清的隐喻
请离开书房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处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奋力生长
 
我不和你谈论人生
不和你谈论那些深奥玄妙的思潮
请离开书房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抚触清凉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谈论社会
不和你谈论那些痛彻心肺的争夺
请离开书房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农人
如何沉默地挥汗耕作
 
你久居闹热滚滚的都城
诗艺呀!人生呀!社会呀
已争辩了很多
这是急于播种的春日
而你难得来乡间
我带你去广袤的田野走走
去领略春风
如何温柔地吹拂着大地

越来越感到那时候我就像是双生火焰关系里自欺欺人的逃兵,连看到炽热的爱意都会被灼伤。就算无数次祈祷重来一次,我也知道再也不会比现在更好了。因为就算是在梦里,我也还是不敢回望他的眼睛。

今天买了一本书,是一位女记者通过采访北韩叛逃者来还原北韩社会,看了两章忍不住跑来分享。
第一章写的是一个女生的初恋。当十几岁的她还住在北韩一个村子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孩。由于北韩本身性文化的保守,以及ta们两个身份悬殊,ta们只能在黑暗里约会。因为能源短缺,北韩大部分地区的夜晚是没有灯的,从卫星图上看就是一片漆黑。ta们也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每天入夜,男孩便会固定在一个地方等她,有时候等上几个小时,只为了在夜色里并肩走一段路,耳语心事。跟ta们的心情一样明亮的,只有天上的星星。ta们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第一次牵手,又花了六年才迎来初吻。
饶是如此,女孩最后也没能说一句告别。很早之前,她的家庭就一直在密谋叛逃,这样的事情在举报成风的社会环境里是不能跟任何人提起的,就算是面对谈了将近十年的恋人,女孩也从来没敢提起过,直到最后一刻。
逃到南韩之后,她和男孩失去了所有联系。她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她不知道对方的近况如何,只是在提起这个男孩时,脸上依然泛起绯红。
记者如此写到:
This is not the sort of thing that shows up in satellite photographs. Whether in CIA headquarters in Langley, Virginia, or in the East Asian studies department of a university, people usually analyze North Korea from afar. They don't stop to think that in the middle of this black hole, in this bleak, dark country where millions have died of starvation, there is also love.

不知道怎么量化,但我身边大部分女性朋友的第一次性经历就是被强奸,约会强奸。“你这么保守吗”、“男女朋友做爱天经地义”、“第一次有什么大不了了的”……想说大家真的不要被这些话绑架,对我而言第一次去音乐节、第一次看海甚至第一次喝茶颜悦色都是很重要的事;当然也有过不好的时刻,都说燕窝山药是好东西,但我第一次吃就反胃了。所以说得理直气壮些,“第一次”这种体验对于我来说就是很重要,这当然和后面接什么动宾无关。
我也同意性交和吃饭睡觉没什么两样。可是主张性自由的男的,你为什么恨不得刑讯逼供让你女友给出不想做爱的100个解释?我不想拉屎能有什么理由,就是不想,也没见你一哭二闹三上吊为我的便秘哭丧啊。(请问到底谁在给性关系赋魅?
我的女权主义者们,我们在谈论性自由的时候到底谈的是什么?不谈性自主的自由就像在没有选举权的国家谈民主自由。我们要夺回自己对身体的掌握权,也要撕烂这些虚伪的绑架。朋友们,请首先尊重自己的感受。

虽然但是,我认为女权/女性主义理论并不是女性要改变自身处境时最能及时帮到自己的东西。
更有用的是承认我们的本能,接纳它们,并允许自己表达出来。我说的不仅仅是欲望,也包括一些负面的情绪反应——愤怒、焦虑、悲伤、迷茫。不要为了“体面”“优雅”“温柔”的规训,去否认和压抑自己的这一面。
虽然它们的确可能无法让自己和他人愉快,但关键时刻避免我们沦入陷阱的,很可能就是它们,万一我们已经深陷火坑时,鼓励我们跳出去的也可能是它们。甚至是看到其他人遭遇不幸,被伤害凌辱时,让我们敢于出手互助的,也是它们。
先接纳自己的情绪,不要为了当一个主流价值观眼中的“好女人”,去扮演那个不真实的自己。做到这部分,再去从书中寻找更多经验,更深思考,感受也能更强烈得多。那时阅读也会是一个自然而然去进行的事情,而非一种学院中的止于理论的想象。
我大学时就开始读女性主义理论的书,但实际上我那时仍然是个茫然的过于天真好哄骗的女人,回想起来我能及时止损,不让自己真的沦入彻底的逆来顺受,还真的是凭了曾经野蛮成长的那一点儿上不得台面的经验。理论的确对我有启发,可是它的作用是辅助性的,那种“学院气质”其实仍然可能是另一种规训。
所以,不要低估你心底的“泼”,有这部分,才能让我们不会只懂纸上谈兵。

要批评的是现象而不是行为。不是“看耽美够不够女权”,而是“耽美腐女亚文化圈到底说明了什么,从女权的角度我们能看到什么”;不是“插入式性交够不够女权”,而是“为什么我们的性文化中以插入式性交为主导,而女性本身的需求没有被重视,我们在这种环境下能做什么?这对女性的sexuality又意味着什么?”;不是“做家庭主妇够不够女权”,而是“为什么很多女性会选择做家庭主妇?这里面的原因和风险是什么?我们的文化如何看待家庭主妇,从性别的角度看这种文化又会怎样shape我们的行为和家庭主妇的处境?”。
你是在搞哲学批评和社会问题讨论,你又不是在自慰要瞅准一个敏感点疯狂搞到高潮为止。针对单个行为吵来吵去划个高低既没有用处又没有意思,你也不能通过拼命纠结一个行为来阻止这种现象。每个人的每一个行为都是互相连着的,这才是为什么社会对我们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如果不从针尖大小的眼界中走出来,吵翻了天也于事无补。

看到薛凯琪说“我喜欢男生,但我也不会强调自己不是女同性恋”后的我: 

你是bi :abongoblob: 你是bi :abongoblob:

大家吼!趁着骄傲月🌈来给大家科普一下我们非二元群体(Non-binary)

简而言之,我们是一群拒绝用传统性别定义自己的人。如果你曾经有过类似想法:凭什么因为我是女生/男生我就要xxx/yyy,那么恭喜你,欢迎加入我们的一员(伸手拥抱

请注意这和性取向没有关系。非二元们可以喜欢男性,可以喜欢女性,可以喜欢其他非二元。这个身份认同是自己的性别认同。

我们拒绝用任何框架定义自己。每个非二元都可以像搭乐高积木一样,选取自己喜欢的特质,来构建心中理想的那个自己。

我们的理想就是这个社会最终每个人都是非二元。没有人应该被生理性别所定义。

如果你想看看其他非二元是什么样子,欢迎去戳reddit上的大组:reddit.com/r/NonBinary/

这个组的标题很好地概括了我们:a culture of varied awesomeness

#庆祝骄傲月

刷微博会经常看到有人在一篇博文下面给博主“考古”——说“你当年不是支持A政策吗怎么现在就又支持A政策的反面了”,甚至还有人在评论里冷嘲热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等〇拳砸到自己头上就知道痛了”。我觉得,这也是公共讨论越发极化的表现。一个人对事件的看法本来就会随着经历和了解的不断深入而变化,更遑论在涉及到切自身利益时,就更容易产生切肤之痛,从而转变自己的立场,这是人之常情。公共讨论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让自己的立场的声音被听到,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与支持吗?那为什么当一个人正在发生来之不易的转变时,却要端出“立场元老”(自己生造的词,以表示以自己最先拥有某种立场为优越感的一类人)的态度,告诉对方“你就永远呆在你之前的立场就好”——那我就不懂了,有什么辩论和讨论是以希望对方永远坚持己见为目的的?
人性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理性和高尚,如果我们默认一个人只能永远坚持一种立场、一种观点,无疑是为已经濒临崩溃的公共讨论环境再喷一把焚毁的火,也为未来的自己斩断了后路——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有先见之明,谁能保证自己永不犯错?

#橙雨伞 微博:
转发微博
- 转发 @尾巴立正上膛 : 郭采洁12岁那年,她的妈妈在已有两个女儿的情况下,迫于家庭压力冒着高龄产妇的风险生儿子,最终因未被实施剖腹产而难产去世
于文文在与父母对话时,强调了两遍“不是儿子,是女儿”
谢娜哭着说:“谢谢你们找我,没有觉得我生了孩子状态会不好,谢谢你们的相信。”
我们以为自己在看姐姐们乘风破浪,实际上包括她们、包括你、包括我,每一个女孩自出生开始,就在经历一场乘风破浪的险途。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LybSJFi4a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nsfw - sexuality doubt 

突然发现好像自己对男性第二性征一直都不感兴趣,比如前男友给我发腹肌照的时候很疑惑不知道他在干嘛,尽管当时很喜欢他(也有可能因为当时完全是ace。。但是还没自我认同的时候,对女性的身体都有一种又敬又畏的心态,会本能回避,这是不是一种类似于深柜恐同的心理 :ablobeyes: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