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bi真好啊!午睡的时候做了好几个梦,其中两个是,第一个梦到和女生暧昧期,似乎还有一点🔞的内容,另一个是能到班里开party,和一个男生flirting,bi真好耶!

去ktv,点到玫瑰少年这首歌,点的时候是无意,但是唱着唱着就走心了,狠狠代入了同样身为lgbt+一员的情感,唱到“你的控诉没有声音”时候控制不住泪崩了,声音也在颤,真希望这世上多一点善良的人啊。

又做了奇怪的梦, 

毫无逻辑又带着一丝诡异,我归根为三年前对我强奸未遂的那个男生,这几年总会隔几个月能到一次类似场景,真的是心理阴影。

终于要收拾东西返校了,在收拾衣服,突然想到暧昧过的类似前女友性质的舍友也在宿舍,大半年没见过了,非常尴尬,收拾衣服也不敢带太松垮或者太短的睡衣,怕尴尬...

突然觉得生活真的是两级反转。昨天还在为降重的事抓耳挠腮,在为一家我犹豫不定但董事长很看好我的公司发愁,今天降重顺利过了,也有我相对心仪的公司给我打电话了。而且我亲爱的外省好舍友也终于安排上返校隔离的床位了,不到十天之后等她隔离出来,我也就返校,就能和她见面了,半年没见过了😭然后刚刚刷朋友圈,看到有人发出去赏花,有人发毕业照,有在🇨🇦的同学发潜水,突然就感觉生活真美好哇!

喜欢一个视频博主,于是关注了她的微博,几百个粉丝,看她有时候发发动态我就去点点赞评论一下,她时常会回复,不回我还好,一旦回我了建立起这种私人联系了真的会沦陷😭👊🏻

看自己之前拍的抖音,竟然被其中一条撩到了

中午做春梦了好像,最近压力有点大

尼玛好烦,虽然我也知道北京政治正确很严重很可怕,但我他妈的就是喜欢北京就是想去北京,操烦死,为什么不能喜欢深圳呢

今天突然很冲击...我个人认为“闹掰”的室友似乎曾经喜欢过我,而且晚上得知我八年的闺蜜曾经做过关于我的春梦(就是产生过性欲),哇哦

如果继续在家待下去,我很担心自己会患上躁郁症

原来再怎么强势的人也会遇到愿意为她当小狗的人的,我是说我。

时常觉得我和我的一位舍友太合拍了,她已经不能叫舍友,闺蜜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也不那么恰当,我真的愿意称之为是soulmate。明明喜欢和擅长的领域都不一样,但就是很能聊,对各种事的看法也都高度相似,甚至经历也是。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隔空感应(因为疫情我和她已经半年没见过),对未来的规划,理想的人生,种种,真的是难得的soulmate。我很庆幸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在各种关系里一向处于被动方的我在她这里根本不想考虑谁主动谁被动,我也深知我们是双向付出的。我知道没有人会一直陪着我,但我还是有时候会想为了有可能发生的未来的某天不要分道扬镳,我什么都可以做。anyway,我真的很希望能和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的性癖是 

奶子最喜欢奶子!喜欢舔奶子吸奶子嘬奶子!当然也喜欢被舔奶子吸奶子嘬奶子!不碰奶子做爱对我来说就是没有灵魂的!

还喜欢做爱的时候她把腿摆成m型,好喜欢这种体位啊!

看porn的时候会喜欢三人行fmm,多人行也可,但都只能有一个f。也喜欢看不同肤色的,进进出出的时候对比好明显哦看的好爽好清晰🥵

其实还喜欢四爱,好喜欢一些男o,想看他们被我操的流眼泪流口水🤤

好无语,一刻都不想在中国大陆继续待下去,时时刻刻都想润。这里完全没有包容性。

本omnisexual真的很喜欢抖森身上的气质 :ablobaww:

我实在很不理解为什么隔壁小区做核酸就要从六点一直开着喇叭喊到九点多?一秒都不停的在喊?是不是别人不发火都把别人当傻子啊 :blobcatangry:

我的二战考研大学舍友!已经开始期待了, 能遇到她真的很幸运!她今年一定可以考上!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