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问问首页要不要现在在老家私立医院预约自费打九价
现在在老家预约,全自费,要排队,保证明年春节前打第一针。但那时候不知道我还在不在老家,如果不在的话回来可能非常麻烦
如果先不打的话,就是在新地方找到新工作稳定下来再打,可能更便宜也可能更贵,可能更快也可能更慢,不确定性大很多

置顶嘟文

我确实是一直能感受到那种吸引力的 

当我初中第一次看着自己身体流出的经血的时候我就感到很性感……不是那种“自信能吸引到谁谁谁”,而是我已经吸引到自己了……以及我的胸,我的指甲,我手心的纹路,我大腿膝盖小腿的弧度,我的每一根头发的末梢的分叉……这是对我来说最接近性吸引的东西了,太美好了,我再也不可能从别人身上感受到了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关于自己的性别身份认同问题,我苦恼过很久……作为ace并且大概率aro,我并不太渴望与外人建立“取向”维度上的亲密关系,因此幸运地在性别身份迷茫期间避免了一些烦恼。毕竟,纯友谊或者soulmate或者什么其它多元联结,相对来说“性别卡得不会那么死”。(太长折叠) 

但是性别身份并不仅是对外交互时的护照,更是我自己的自我认同。所以并不能以性/浪漫取向为由把这个问题含糊过去……我还是苦恼过,我想搞明白我是什么。
那么我到底是什么呢?
我是指派女性,我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生理特征,甚至可以说是热爱,但是如果有一天起床变成了生理男性应该也会同样喜欢。我有时候会幻想自己如果是指派男性我的身体会怎么样,我觉得那样也很迷人并且很色情,但是我不想为此对现在的身体做什么,想想就好。
我会很在意“男生一般不会这样做”“女生这样很奇怪”的刻板印象,不让我做什么我就偏要做。一想到别人可能会因为性别而对我产生区别对待就很难受,不论是更重视还是更轻视,更亲近还是更疏远,或者因此对我施加任何刻板印象,替我做出任何“对女人好”的选择。我经常问我的家人和亲近朋友“我不是女的你们还会这样吗?”对不熟的人问不出口,但是会一直在内心想。有时候不是职业规划人生选择这种大问题,就是日常中的买东西是什么颜色、走在马路上谁走里谁走外,我也会突然想到这个。
我喜欢中性称呼,但这仅仅只是因为我希望人们去性别化地看待我,更关注我的性格行为爱好,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性别。我也期待有一天人们发现我的身份证件上写着女之后,会有点出乎意料的反差感(而另一些知道我是女孩的亲戚了解我的近况后也会有点诧异hh)。所以我很讨厌人们因为我的任何行为爱好而直接潜意识把我归类为男性(非常冒犯),但是同时我也有点排斥在明明有中性常用称呼的情况下,专门对我使用限定称呼(没有那么冒犯,但是总有点别扭)。
总体来说,我觉得我的精神和我的肉体是相处和谐理想自洽的,但是我非常非常痛恨外界专门特意强加给我的生理性别的一切,不论善意恶意好的坏的,我觉得外界无处不在的偏见观念在约束我。有很长一段时候我不明白,我到底只是讨厌大环境的刻板印象和社会规训,大环境的二元性别界定,还是讨厌我自己的生理性别是二元中的一种,因此让我陷入了这个讨厌的逻辑中呢?我甚至会因此许愿世界上没有性别,那样我就没有苦恼。
有时候我会觉得,我的内心明明是不排斥甚至喜欢作为女性生活的啊,我喜欢被用“姐妹”“女士”这种称呼,我支持女权是因为这是我的权益,我反对性别规训是因为我不想让我所属的群体被刻板定义,我热爱自己的生理器官,这些情绪是都真实的。如果我因为外界影响而改变自己的认同,承认我全部或者部分不是女性,就好像是对刻板印象认输了,承认是因为我“不是女的”所以才会做出“女人不会做”的事情。我不想认输,并且我也不应该认输,没必要认输,我已经是非常幸运的那一小部分了,如果我都认输了,这个世界得糟成什么样子了?
我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自称为非二元,对两三个最安全的亲密友人出柜,但是,虽然对外自称,我心里一直还在纠结,因为我无法在非二元这个伞式概念下的任何一个名词中找到确实的归属感或完全的认同。最接近的概念可能是demigirl,但是还是有哪里不对。不论我怎么怀疑怎么换位思考,我都确实觉得自己是女性,这不仅仅是因为我的生理性征(我有一些“不够女”的体征,有一阵也因为精神药物而困扰于激素问题),也不仅仅是因为我被抚养长大的惯性(一些长辈在尽量中性的语境中教养我,尽管这可能是因为在遗憾没能生个儿子),我就是对女性身份有非常高的认同。最终我得到的结论是:我确实是顺女。
当我自称顺女的时候,我想表达的是:我知道我并不比许多朋友更应当更值得更配得上这个结论,我只是恰巧幸运地遇见了它。虽然我也为此烦恼过,但是我的烦恼不应当与真正的庞大的不幸相提并论。我这样说并不是想指责自己凭什么幸运,也不是想因为自己的烦恼不够惨烈而忽视它,我的痛苦也是真实的,我感受着它,但是同时,我应当从这份真实的痛苦出发,去共情不同的人同样真实且更加尖锐更加庞大的痛苦。
这种痛苦驱动我去反抗,而不是只袖手旁观。而当我作为顺女去反抗传统性别规范时,相信我的朋友们也因此能够受益。一些二元跨女朋友经常烦恼于她们必须在对外性别表达上尽可能接近传统的女性规范,才能使得自己的身份多得到一点点尊重,即使实际上表达是没有性别,也可以与性别身份不关联的。那么每当我试图扩大主流视野中对女性的性别规范的定义,实际上也就是扩大了跨女朋友的友善生存空间。
所以现在我可以坦荡地说我是顺女了,最起码当前是顺女。
我可能表现得“像女孩”也可能表现得“像男孩”,我可能会做“女孩该做的事”也可能会做“男孩该做的事”,也可能什么都不像什么都不做。不论如何我都是顺女。我所做的每件事都会成为女孩可以做这件事的证明,而不会成为只有女孩才会做这件事的规范。

置顶嘟文

The need to find another human being to share one's life with has always puzzled me.
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我一直无法理解。
Maybe because I'm so interesting all by myself.
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无需他人陪伴。
With that being said, may you find as much happiness with each other as I find on my own.
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

女性生理 

在想会不会有一个世界像本世界疯狂攀比吊的大小一样攀比月经血量,感觉我能小范围top诶

看孤独的高跟鞋边看边哭。不过我还是觉得我并不是!

好的阅读要冒巨大的风险。它会使我们的身份、自我变得脆弱。癫痫病人在早期阶段会做一个独特的梦,陀思妥耶夫斯基讲过:一个人突然觉得脱离肉体而飞升,他回头看见自己,顿时感到疯狂和恐惧,因为另一个人进入了他的身体,他再也没有回去的路。灵魂感到这种恐惧之后,会茫然摸索,直到骤然苏醒。当我们捧读一部重要作品,无论是文学还是哲学,无论是虚构还是理论,都会有同样的灵魂震颤苏醒的感觉。这感觉或许就逐渐完全地占有我们,我们像中了魔一样,在敬畏中前行,在残缺的认识中前行。读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却依然能够无畏地面对镜中的自己,这样的读者,也许从字面上说,能够识文断字,但在最根本的意义上,不过是白丁而已。

——《语言与沉默:论语言、文学与非人道》,乔治·斯坦纳著
@reading

⑧印象最深的一次清醒梦
很无厘头,其他细节都忘记了,只记得我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学校大门口。
大门是那种很廉价的电动伸缩栏。可能是上课铃响之类的原因,反正栏杆就开始闭合了,速度非常慢。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栏杆刚刚关了一半,我以直线往前进恰好就会被挡住。我只需要稍稍往旁边绕一两步就能从没关的那一半进去,但是我当时好像突然很恼火,觉得只要我走的再快一点,就能赶在栏杆移动过来之前直线进去了。
于是在我的意志中,时光倒流了。周围的一切变成那种有点扭曲的模糊,好像磁带倒带一样,我自己也缓慢地后退,以我走过来的姿势原路返回,只是速度慢一点。人正着走路和倒着走路的受力应该是不一样的,我根本不可能用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姿势倒退回去,就好像我只可能跳下高墙,而没法原样跳上去一样。但是我就是那样倒着走回去了。我倒回去的每个时刻都不是运动的,而是瞬间禁止的,就好像周围的空气变成了凝胶,而我是凝固在琥珀里面的昆虫,手脚不用使力就可以停在半空中。这些凝胶的形状在不连贯的变化,所以我就随着凝胶的形状不连贯地后退。
我睁着眼睛,神智清醒地感受着时空倒流,并且我知道它是因为我“想要再来一次走快一点”的愿望倒流的,因为我是世界的中心,这是我的梦,被我所控制。我觉得我可以随时挣脱凝胶,但是那样的话时空倒流就会失败,所以我必须放松手脚,呈现出一种无力的状态,让凝胶带着我动作而不做抵抗。
我倒退到一百米开外之后,倒流就停止了,然后一瞬间我又感受到我在往前走的那种势能,而空气又从凝胶变回了空气,重新自由流动。我往前走,心想这次我要走得更快一点,就不用被栏杆拦住了。这时候我就发现了问题是,我身上残余着刚才“倒流”的某种“能量”,我获得了高于梦境中普通人类的某种“权限”,所以我一想着我要往前,我就好像划破了什么空间一样,一眨眼就来到了栏杆的位置,根本不是普通人的速度。
我很恼火,这样也太奇怪了不自然,重来!于是我又经历了一次时空倒流,这次想要保持浑身无力被凝胶带着运动就更困难了。我这次再从一百米外出发就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心想我要克制,我要想一个普通人一样行动,我不能一直靠开挂解决问题。结果我真的走得很普通,代价是我又走慢了,走得比第一次还慢,还没走到学校门口,电动栏杆就完全关闭了。
我第三次时空倒流的时候,很清晰地感觉到这个世界在崩解,又或者我的脑子正在清醒过来,正在突破梦境的约束,也就是我没法恰到好处地放松手脚被凝胶带回来了。我必须开始用力控制自己的手脚来配合凝胶的动作,即使这样我身上的能量还是在变强,所以我一不小心就划破了凝胶。于是这次倒转到一半就失败了,凝胶消失了,我一下子摔了下去。那种玄妙的感觉消失了,我的“特权”消失了,我身上积攒的能量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在地上像普通人一样往前走,但是每一步都感觉很累。
我感觉到我必须很努力地用意志维持这个世界它才不会崩溃。比如我如果不努力想着我要前进,我下一秒就会忘记我在赶着上学了。如果我不努力想着前面应该有一个栏杆,那么可能下一秒栏杆就消失了。包括我脚下的土地,远方的教学楼,天上的太阳,我必须时时刻刻牢记我正在这个场景里面,场景里每个东西应该在什么状态,我正在往前走,否则我就会忘记我在做什么,而我的意志虚构出来的这些东西都会消失。我当时好像朦朦胧胧地意识到我在做梦,并且同时我正在醒过来,我也知道这只是一个无意义的场景,我初中毕业之后就不需要这样赶着去学校了。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特别不愿意醒过来,满脑子的执念就只剩下了我要记住我在这条路上往前走,我要一直往前走,我要维持这个状态。
但是当然一切都渐渐崩溃了。到最后我的感觉其实不是我要醒过来,而是我要睡着了。我处于一种极度疲惫的状态,往前走路像慢动作,同时我的意识在衰退,记住这个就忘了那个,一下子觉得太阳不见了(但是周围环境还是一样亮,只是太阳这个挂在天上的模型不见了)一下子觉得栏杆不知道去哪里了(栏杆会忽闪忽闪一会离我近一会离我远)。也很像那种上课打瞌睡的状态,努力睁开眼睛但是还是犯困,陷入无意识几秒钟然后猛地惊醒。到最后我就彻底失败了。我一下子无法控制平衡摔倒了,或者就是踩空了,然后彻底从梦中惊醒过来,发觉自己的一只脚刚刚抽动了一下。
就是那种很常见的“做梦梦见踩楼梯踩空,惊醒,发现现实中的脚真的在抽搐,说明身体在长高”的结局。

显示全部对话

⑦先锋行为艺术?不知道算不算春梦 

我是一个很有名的艺术家的学生,有一天跟着老师出去在广场上搞行为艺术
好几米大桌子上一字排开,比人胳膊还长的触手鱿鱼尾巴各种形状乱七八糟的,然后我老师说什么在这里探讨人体极限到底可以塞多少东西,周围人都很犹豫,我就站出来说我来
然后我踩上那个桌子环顾四周说我知道有很多人在拍照,所以在开始前我要强调本人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很爱我,支持我这样做,我们是开放式关系,我不说她是谁,总之你们视频的时候记得把我有女朋友了这话一起录下来,还有什么随意传播但是不允许牟利不允许利用这些视频侮辱我之类的,否则就会被我起诉云云
然后我女朋友特别感动就从人群中站出来说要跟我一起尝试人体极限
然后我们两个手拉手站在桌子上脱光了深情对视接吻
快亲上的时候我就醒了

显示全部对话

⑥鬼屋探险记? 

2月25日
晚上做梦梦见我玩灵异探险被鬼索命物理去世了,我爸妈去求鬼差点跟着一起去了[苦涩]
我们第一次去鬼山林探险,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一起在大城市庆祝聚餐,就在我爸妈开的酒店里我请客,然后一起拍照留念
不久之后我又偶然遇到另外一群网友鬼林探险,因为我去过一次所以我心里有优越感,假装没去过跟他们一起去,然后全程偷偷carry让我们这次走得比上次顺很多
结果快到结局的时候出了事,我们在林子里的土著村庄里看到上次冒险团的墓碑,上面有我的名字原来我们全团都死了,我爸妈和其他人的亲朋好友来立的碑
然后我发现我周围团友其实还是上次团友,所有人都装新手想再进来一次,我之所以没认出来是因为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我们第一次生还之后拍照留念的照片里显摆的东西,包括财富才智音乐天赋学历等等,所以第二次来的团友都变得面目全非我认不出来了,而我失去的,我失去的就是我爸妈,我失去爸妈变成孤儿了我才发现
我和一群团友抱着似死非死的状态回去,我变得好轻,我在飞……来的路上那些走很久的很困难的上路啊阴森小屋啊独木铁道啊我都飘过去了,我变成了阿飘,我们一路飞回目的地,我爸妈在那里等我可是我已经是孤儿了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向鬼求情求鬼放过我,我还一脸冷漠地说不需要你们,最后我想起他们来了可是那样我爸妈就要跟着死了,最后我求了鬼许久献上我珍贵的其他东西包括财富我爸妈的工作我们家的房子我的学历我的聪明才智甚至我们家的猫我们才活下来,我和爸妈除了彼此已经一无所有了,但是我们还在歌颂那个好鬼仁慈我们真的都好幸福
我真是个叉烧[苦涩]我真的好爱爸妈爸妈真的好爱我[苦涩]

显示全部对话

决定给我自己整一个梦串
①春梦,遇见灵魂知己,亲亲抱抱好快乐,即将深入时我醒了 :ablobspin: biplus.date/@zxcvbnmnbvcxz/108
②春梦2,我变成男的打算跟纸片美女深入交流,结果她的衣服脱不下来 :ablobspin: biplus.date/@zxcvbnmnbvcxz/108
③梦中暧昧,但是根本没谈恋爱,从单向暗恋变成了双向暗恋,还挺唯美的 :ablobspin: biplus.date/@zxcvbnmnbvcxz/108
④上帝视角嗑百合,好耶!:ablobspin: biplus.date/@zxcvbnmnbvcxz/108
⑤清醒梦,开挂体验hhhhh :ablobspin:
biplus.date/@zxcvbnmnbvcxz/108

#长毛象安利大会 汇总一下俺日常懒惰但又有点洁癖是如何保持家里卫生的小技巧:(限制词:租房、小户型)
1.买吸尘器。不需要追求戴森什么高质量牌子,我买的康佳,百元不到,但维持日常清洁完全够用。没事就拿着在家走一圈,头发猫毛灰尘就吸得差不多了。讨厌扫地、扫把沾头发的仔一定要试试~(吸尘器小技巧:用过的洗脸巾or湿巾,用小皮筋绑在吸尘器的集灰器外面,可以即用即扔,省去清洗吸尘器内部的烦恼。)
2.养成随手清洁的习惯。比如早上刷牙的时候,一边刷牙可以一边拿用过的洗脸巾顺手擦一下台面 / 洗完澡就顺手刮一下地面的水 / 吹头发在卫生间吹,吹完用刮地器(搜索关键词:魔术扫把)刮一下头发就都汇到一起了 / 洗完碗顺手扔一下水池过滤网(搜索关键词:水槽过滤网),并换上新的,方便下次使用。
3.不要责怪以及强迫自己。这条也挺重要的,如果是重度洁癖的懒星人,或许可以先调节一下心理,不然真的很容易陷入想打扫又懒得动的责怪漩涡里。请记住,打扫卫生是为了生活得更舒服,太强迫自己反而容易本末倒置。打扫卫生也不需要每天都弄,顺手打扫偶尔没做也没关系,做了就很厉害了。
4.半个月/一个月抽一天很有精力的时候大扫除

含有奇葩及恐跨言论 

他说他作为一个男的写女权文,真的很不容易
成功的秘诀是写伪娘,然后后期改为百合
因为大家都不爱看伪娘,百合更受欢迎,但是他又喜欢写伪娘,所以就这样做了,他认为这样(写伪娘再改百合)避免了刻板印象,让每个女角色都很主动很有主体性

他还说伪娘小说爱好者里面有很多mtf,但是他不是,他只是喜欢伪娘百合爱好有点非主流而已
他为了“反对这股思潮”在文中设置了一个什么媚药走私组织,组织在行话里把媚药叫糖果,然后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小说告诫人们不要轻易接近奇怪的药物,不要吃陌生人给的糖果,这是一种“很容易蛊惑人堕落的东西”

我:……
我好像太困了神志不清被不熟的男人扶进房间,第二条醒来回忆才发现我的大脑在昨晚被强奸了

显示全部对话

昨日互联网奇妙经历 

醒来感觉很后悔,我熬夜熬糊涂了不然我应该当面反驳他的

显示全部对话

昨日互联网奇妙经历 

遇到一个小众冷门性癖色情小说网站,跟我的性癖完全一致,很好冲,唯一美中不足的是99%的都是以女性为主角的色情文学,网站预留了专门的男主区,并且一直说欢迎投稿,但是根本没有人投稿

我觉得我有些废稿非常适合网站主题,与其放在家里吃灰不如贡献出来填充一下文库,说不定还有一两个评论。再考虑到多样性原则,我投稿了一篇gb

网站给我分配了一个编辑,然后这个编辑对我的文提出了很多建议,要求我按照他的标准大改,说改完了才是优质色情文学。内容包括不要直白描写男性性器官,说这是文学界的共识去菲勒斯化。编辑还拿出一篇伪娘写作指南给我说,伪娘一定要强调女性化的气质,千万不要直接写伪娘有鸡,只能暗示伪娘平胸,没有批,身下有不同寻常的鼓起来的部位,穿女装不舒服之类的。
我说可是我写的是女攻男受不是伪娘,他说道理是一样的,女孩子是香香软软美好的,男的不好,写得太男就恐怖谷了,要艺术加工。

我一方面觉得对方可能有道理毕竟是有经验的编辑,一方面又觉得是不是因为这个网站本质是女主色情主打,题材不同导致的偏好不同呢。本着网站有男主tag也说了欢迎男主文学,那么我就可以消费男色的理念,我当了一回杠精,找到编辑的栏目里面伪娘写作指南,跟他一字一句地分析
对方的观点是:阳具及相关内涵的概念都是父权的,而伪娘这个概念是对父权的解构,所以不应该使用阳具等词汇,否则会破坏伪娘文学的美感
我就反驳:我确实在文中提到了很多次阳具,可是这个阳具在这里的内涵概念并不是父权的,我在写gb,在我这篇文里定义阳具=被插入,这也是一种解构,所以我觉得没必要按照编辑的伪娘解构理念修改我的文章

本来做好了这么杠然后被拒绝的准备,反正我不想改他不想发,一拍两散,没想到对方给我发消息说同道中人!
他很欣赏我对色情文学的不妥协的严肃态度,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搞黄不仅仅为了冲,也为了表达自己的理念的人!作为被网站分配给我的编辑,也作为这个伪娘写作指南的编者,也作为一个先锋色情文学的作者前辈,他要跟我传授一些人生的道理

他说要给我打tg电话,我说十二点了算了吧太晚了,他说很激动难得有个好苗子要栽培一下!
因为我一开始揣度别人在先,我有点恶意抬杠没想到对方却态度这么好,我很惭愧,就跟他连麦了,我不想暴露自己声音就说话,纯打字
然后我就听他讲了三小时……

一开始说的还有点启发性,然后我反正打字,我就干脆把他说的内容打下来,现在想来我成为他的免费听写语音转文字人工智能,他还说要把这些整理了发出去不会忘记我今日的贡献

然后他就一直说他写的百合小说,其实我大都没看过,但是他觉得我是这个网站的忠诚读者我就应该看过,我也不好意思说,然后我就一边速读一边哦哦嗯嗯这样答话

一开始我觉得这人还蛮博学的读了很多书并且都写进文,到后来他说到我的专业领域,我发现全都狗屁不通,一本基础理论都没读过但是觉得自己在映射现实
之后他说的一些性别观念和自己对跨性别的看法更是让我连打都不想打出来太恶心人了
我打断他说太晚了算了吧结束吧,他说没事没事,讲完
我根本没法拒绝别人,我就强撑睡意继续听

畅聊三小时之后,我已经一个字都没有正式发出来就跃升为“高级作者”被拉入一个核心小群,他说他对我非常看好我是清纯不做作有文学理念追求的人,跟那些无脑写黄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他让我一定要写完那篇gb文,说会是一次很好的文学实验
可是同时他还是坚持要我按照他的意见改,不能写得太直白,去菲勒斯化之类的,改完会更好,更有文学性,更美好,更色情,更反父权,有更多人看,让他把我这块有天赋的璞玉雕琢为真正的xxxx
我内心:我的作品是好吃得不得了与完美!!!你连我的性癖怎么放出都要指手画脚还要分三六九等怎样放出更高级,是不是有毛病啊!!!

现在陷入了“这是别人的地盘我干嘛头铁过去找事是我的问题 vs 但是网站自己说欢迎的啊感觉是它钓鱼把我骗进来杀”的感情漩涡中

我为什么半夜跟男的在这里连麦头脑风暴听他说自己想写的小说,通话两个小时了……男的,ego是不是太大了……
好吧不能怪男的,我的问题

作為Trans,Queer,很沮喪的是許多時候不知道自己是誰。在社會給人賦予的角色裡找不到我的位置,且對這種角色的敘事實在是太強大。被社會期待的敘述方式裹挾,讓我難以接觸自己的體驗。比如對一個朋友有依戀、或者可以欣賞這個朋友,社會會告訴你只有「談戀愛」「組建家庭」才能保留這段關係。💀
大部分時候覺得我的生殖器、我的性取向和我作為一個人是沒有關係的。為什麼要靠這些外在因素定義我呢?非要以某種特徵分類人類是一件特別無聊的事情,總感覺是在混亂無序的宇宙中試圖尋找虛假的秩序與控制感。特別反感那種「gay和直男對女生的區別」「男性和女性的區別」的generalize敘事方式。後現代理論(包括酷兒理論、女權主義等)是一種分析方式,分析社會結構賦予人的角色對人的影響、權力結構的影響;不代表反過來靠社會角色預測行為。個體差異絕對比身份差異更明顯。
我只是想作為一個人被聽見,被看見。在我的視角裡我就是我自己,卻常常被觀測成一個異化的「他者」。

爱:
希望对方过得幸福。

虐待:
用自己的言行举止让对方过得痛苦。身体虐待和精神虐待都属于虐待。

讨好:
忽视自己的主体性和需求,将自己当成满足对方的工具。是一种容易被操纵的特质。
当一个人试图在另一个人的价值体系中证明自己,尽管结局也许“不讨好”,这个证明的过程也已经是在讨好了。

操纵:
忽视对方的主体性和需求,将对方当成满足自己的工具。包括但不仅限于#煤气灯 #PUA #精神虐待 #情感勒索 #洗脑 #家暴

然而#操纵 不一定需要运用暴力,也未必需要扭曲现实。

一些很小的“请求”也可以是操纵。比如因为自己懒得动手,就哄骗别人做事。明知对方不想做,为了达到目的,就多夸对方两句。就算是很小的请求,这种行为本质上也是将对方当成满足自己的工具——这就是操纵。

读完了《#煤气灯效应》后又找了相关主题的书继续读,我对作者们给出的定义都非常不满意。(不满意的结果就是现在,我自己写了个定义。)

生活中有大量还没到「威胁/胁迫」「恐吓」「贬低」程度的操纵,还有一些操纵者在失败的时候并不愤怒或失望,也不会惩罚对方。

很多操纵是隐形的。然而这种让人不舒服的、难以识别的隐形操纵却被忽视了。找到最本质的定义能帮助人们更好地识别操纵。

面对隐形操纵,从小习惯了操纵与被操纵的老中人也许很多时候都反应不过来,甚至还会觉得「恋人/朋友/师生/上下级就应该这样」,这种想法和父母辈的「子女就应该这样」有什么区别呢?二者本质上是一样的。

例子不举了,太多了。
希望大家都能「把人当人」:自己是人,别人也是人。没有人该成为别人的工具人。

以下是相关定义的摘录:
《煤气灯效应》
当你拒绝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或者把责任转嫁到别人身上,又或者企图破坏质疑你行为的人的信誉时,你就是在进行煤气灯操纵。

《情感操纵》
亲密关系中的情感操纵(Coercive Control)是指以情感为武器支配和胁迫他人达到自身目的的行为。

《情感勒索》
情感勒索是控制行动中一种最有力的形式。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会用一些直接或间接的手段勒索我们,我们如果不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就有苦头吃了。所有勒索的中心都是最基本的威胁、恐吓,它会以许多不同的面貌出现,像是“如果你不照我的方式做,你肯定会不太好过”。

# #亲密关系 再吐槽下毛象什么时候能起码让用户自己搜自己的时候方便一些啊!加tag好累。

显示全部对话

对这条感触很深,“受害者仿佛被害妄想,毫无理由地发疯”
m.cmx.im/@puppyplane/108809827
确实。每次我惶惶不安的时候,每当我因为对某些人和事的不信任而对未来做出悲观的预判的时候,总有人反驳我说:你为什么进行这么恶毒的揣测?你怎么就不往好里想?你就是盼着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我解释我见过甚至经历过悲剧,我害怕重蹈覆辙,而我紧张地意识到不幸在重演,我希望这次我的介入我的发声或许带来改变……我再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的,他们只会说:这是你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往好里想?
可是难道我往好里想了,沉默地安静地温顺地等待着好事发生,好事就会发生吗?
——好事没有发生。
他们不承认这是悲剧。他们不承认这是重蹈覆辙。他们指责是我的应激反应坏了事。他们说如果我闭嘴就不会这样了。他们说我是疯子,我活该。他们离开去寻觅下一个惶惶不安的人。

我休学在家有段时间天天做梦,一睡十来个小时,我妈叫我起床我也不愿意,说别打搅我,让我继续睡,趁着没醒清楚再睡,梦还能连上
我妈很担忧跟咨询师说了,咨询师让我描述一下什么梦,我连说好几个,全是我日天日地的大女主爽文。什么被沉河的河伯新娘得到法力之后反杀,什么末日中的女神……咨询师认真记完了总结说:所以都是往好的方向在梦,那就没关系。我特别失望:感情你听了怎么多就总结出来一个好啊!后来才知道会有很多来访者每天做噩梦,长年累月做噩梦,并且会是现实的那种噩梦,过去的经历造成的噩梦……我比起来就是普通中二少女而已,不太需要心理干预(但是我妈还是找了中药给我喝)
偶尔我会做清醒梦。比如一个梦前半段很压抑,我被逼到关键时刻快死了,突然意识到了我在做梦,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然后我就可以给自己开挂,绝境反杀……从此成为自由自在的风,成为梦境中谁也找不到的大魔头……但是负面作用是一旦我意识到我在做梦,我就很容易惊醒,即使不醒,剩下的半截梦境世界也会变得无聊,那些神转折一样的离奇幻想被“我在做梦”这个念头压制住了,这个梦已经“死”了,我只能在它的残骸里把之前的剧情走完,接下来就无所事事,只能把自己唤醒。极少数时候我既意识到“我在做梦”又意识到“这样会让梦境变得无聊”,我就有意识不让自己太嚣张,限制自己不要老是开挂,让自己遵循梦中的逻辑行事……

nsfw 

感觉最离奇的一次还是梦见我变成了男生然后对着不认识的女孩图片手冲,然后女孩从画中走出来邀我来真的,然后我们努力脱她的衣服脱不下来,她打119报警的时候我觉得这也太丢人了所以从窗户飞了出去,降落到另一栋楼里在厕所里哭着手冲心想我会永远爱你
醒来感想是 1用阴茎手冲好带劲!可惜梦中没有想到体会前列腺按摩就醒了,遗憾! 2人渣!连一起面对消防都做不到也敢说爱她! 3美女长得好像我的高中班主任(58岁二婚男)年轻版,并且我在梦中也是这样想的,所以醒来有点害怕回忆了确认半天我在现实中对老师应该没有想法

显示全部对话

nsfw 

仔细想了想我的所有春梦(本来也没几次)真的全部都在“直接接触对方性器官”这个阶段之前醒了,或者也有莫名其妙因为意外做不成的,醒了还感觉有点遗憾……这是什么梦中找厕所永远找不到的变种吗!
+
春梦对我来说就是:跟喜欢的人互相亲亲摸摸脱光抱抱,主要是脱光了到处摸并且在摸的时候会很来电,然后亲汗舔毛之类的,在我清醒时的认知中不以性为目的一般不会做这种事吧!或者准确来说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性行为!梦中好像也是在,很有性张力的情况下才做的……但是总之,没有真的性器官接触,甚至回忆起来我好像都没有注意过对方的性器官………印象最深刻的接触主要在手脚肚子后背这种部位,连胸都很少……

nsfw 

健身导致腰腹肌肉隐隐作痛,严重影响了手冲质量

@Ledernierhomme 在那条的评论区下面也有看到有应该是幸存者在说,“将虚构等同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伤害,实际上是对幸存者的一种贬低”

显示更早内容
BiPlus

一个双性恋闲聊交友的平台。也非常欢迎其他友好的性少数和Straight Ally的加入。